摩尔芯闻 > 求职指导 > 来自女性工程师的职场心得分享【精英人才】

来自女性工程师的职场心得分享【精英人才】

2016-03-03 17:38·
阅读:1187

 

任职工程领域的女性朋友可能常会觉得有些“寂寞”,因为真的不容易看到其他同样拥有技术专业背景的同行;如TE Connectivity的汽车应用工程经理、专长材料科学的Dominique Freckmann所言,她印象中只在技术讨论场合遇到过一位女性工程师。

 


这个现象不只是Freckmann的观察,美国大学妇女协会(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AAUW)的调查显示,全美工程师只有12%是女性,而任职运算技术领域的女性比例在2015年从1990年的35%减少至26%;有色人种如非裔与拉丁美洲裔妇女在其中所占的比例更少,都只有1%左右。



在庆祝第六十五届年度美国工程师周(Engineers Week)的活动中,TE Connectivity主办了一场线上座谈会,探讨女性在工程领域的角色并为吸引更多女性投入该领域提供建言;该公司表示,工程技术每天都在改变这个世界,期望能藉由目前任职于工程领域的杰出女性范例,鼓励更多年轻一代的女生投入理工(STEM)专业。

 

 




 

任职不同理工专业领域的女性比例

(来源:AAUW)

 

以下是该场座谈会的重点摘录,由TE Connectivity资深副总裁暨美国汽车业务部门总经理Karen Leggio 担任主持人提问,与女性工程师Freckmann,以及同样来自TE Connectivity的SubCom电缆安装工程师Mishal Shahab (她也是美国女性工程师协会纽泽西州分会资深副主席),还有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的汽车内装照明部门技术主管Jennifer Farah对谈。



问:妳最近刚上任领导我们公司位于美国矽谷的业务开发办公室,在职场中是否曾经因为身为女性而有差别待遇?

Freckmann答:没有,在这个领域事物变化的速度非常快,人们通常都没有时间;如果妳的专长在那里,谁会去注意性别的问题?人们想借重的是妳的知识让事情有所进展。



问:妳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得外出支援光纤电缆的安装,妳能分享在刚进职场成为工程师时的心得吗?

Shahab 答:从学校毕业之后到真正进入工作职场,需要很长一段时间的学习,遭遇的问题非常不同,要厘清它们需要大量的尝试与错误过程。



问:妳为何投入工程师职场?妳认为工程师重要性何在?

Shahab 答:小时候我曾被人拉去参加女童军的活动,尝试自己调配香水、搭建桥梁,非常好玩;而我继续投入工程领域并且认为这类工作很重要的原因,是能发展自己的专业,并累积能改变世界的设计经验;当工程师聚集在一起,就能解决很多问题。

 


问:是什么鼓励妳成为工程师?在工作中妳最喜欢的部分是什么?

Farah答:刚开始我不确定要成为一位工程师,最后我想,当妳拥有工程学位,几乎什么工作都可以做,但如果拿到的是商业类学位就不能变成工程师,所以我给自己能做更多职业选择的机会。我现在任职的公司规模很大,有很多机会能尝试新事物…这种拥有数不尽选择的感觉是我觉得最棒的



问:妳如何兼顾家庭与工作?

Farah答:我认为这方面的能力会随着时间越来越好,特别是公司也能让我在家工作;我曾尝试过不同的方法来让这样的模式可行,而事实上也有许多能兼顾家庭与工作的机会,不会让妳觉得哪一方被牺牲…通常人们会愿意配合妳寻求替代方案,因此当妳需要的时候,不要害怕提出需求。

 


问:妳觉得从大学学到的那些技能在现实世界最适用?

Shahab答:我认为是良好的态度;我一直是对达成目标很固执,但会很灵活地尝试不同的方法、寻找替代方案;能有创造性、创新的思考,就不怕冒险或是尝试新事物。

 


问:妳如何在工程领域坚持不懈创造成就?

Freckmann答:身为一个化学研究人员,我们的工作是研发、探索以往未被发现的问题──这其中有很多反覆的过程;但对我来说并不是问题,我一直能学习到新东西。持续尝试、学习不同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对我来说帮助很大。从事一个并没有太多理论可以依循、都靠经验累积的工作,我认为在工作上不要想太多、“做就对了”,行动是非常重要的。


 

问:妳在职场中面临的最大问题或挑战是什么?

Farah答:有很多让我战战兢兢的工作,驱动我朝向我需要做的事情;变化会提供另一种指引妳走向下一个任务分配的经验;我认为妳会一直对于是否做了正确的事情有所疑问,但妳只要接受(尽管战战兢兢)、适应它而且不要让它干扰妳。



问:妳想给年轻的工程师们什么建议?

Shahab答:不要认为妳得适应一个框架,工程师这个职业是妳需要学习如何解决问题,如果妳能做到这一点,就能达成任何目标;一旦妳学会解决问题,妳就能解决不同学科的工程问题。

Freckmann答:不要害怕求助;我因为举手寻求帮助而学到了很多。

(参考原文: How We Got Here: Advice From Women Engineers,by Jessica Lipsky)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真正从底层逆袭的人,哪一个不是脱层皮、掉身肉的?

下一篇:工作经验对于跳槽的意义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