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芯闻 > 行业新闻 > 半导体 > 谷歌全球的超过60%的办事处和数千员工举行了一场大罢工

谷歌全球的超过60%的办事处和数千员工举行了一场大罢工

·2018-11-05 20:19·电子发烧友
阅读:1146

昨天,数千员工举行了一场大罢工,要求谷歌加强对性骚扰处理透明度、终止薪酬和机会不公平等,发起者中包括 AI 女员工,谷歌CEO劈柴也支持罢工。

走出去,去改变。

周四,谷歌全球的超过60%的办事处和数千员工举行了一场大罢工,要求谷歌加强对性骚扰处理透明度、终止薪酬和机会不公平、消除种族歧视。

罢工在周四上午11点10分从东京开始,随后席卷加州、伦敦、苏黎世、柏林、新加坡等城市,整个罢工大约有3000员工参与,喊出“ Ti me for the Te ch”种种口号。

这场罢工的背后,是由七名谷歌员工组织:六女一男,其中的一位女性还是谷歌开放研究小组的创始人,也是AI Now Institute的联合创始人,他们一呼吁,全球员工响应。

谷歌被指涉嫌包庇性侵案高层,员工不干了

罢工的导火索起源于《纽约时报》上月底的一篇报道。

纽约时报称,“ Android 之父”Andy Rubin在2013年被曝性侵一位女员工。

Andy Rubin

不可思议的是,在谷歌开始内部调查期间,Rubin还被调到X事业部,并拿到股权激励。后来,调查结果认定Rubin性侵,但从谷歌离职时,《纽约时报》称Rubin拿到了高达9000万美元的补偿,分月付款,每月200万美元,而今年11月正好是最后一笔补偿付清。

《纽约时报》爆出这个重磅炸弹故事后,Rubin连忙出来否认,说报道夸张不实,很多消息是他前妻故意放出来的假消息。

报道Rubin性侵事件的《纽约时报》也报道了针对谷歌其他一些高管的性行为不端的指控。其中包括谷歌旗下实验室的负责人理查德·德瓦尔(Richard DeVaul),该实验室负责 自动驾驶 汽车等多个项目。

Richard DeVaul

DeVaul在几年前有关于他的性骚扰指控出现后一直留在Google X实验室。他已于上周二辞职,没有遣散费。

对于谷歌的9000万美元补偿的事,谷歌CEO Sundar Pi chai和人力资源运营副总裁Eileen Naughton也共同签署了一份发给员工的内部信作为回应,信中说,在过去两年中,有48人因性骚扰被开除,其中13人职位是高级管理人员以上。这些人都没有获得离职赔偿金。

谷歌还承诺,要求所有副总裁和高级副总裁披露与同事的任何关系,无论是处于汇报关系,还是存在冲突关系。

但是,谷歌员工并不买账,认为谷歌包庇了高层,“性侵了同事还有离职赔偿”这件事激怒了不少人,于是选择发起一场全球的大罢工。

七剑客发表“讨谷歌檄文”,AI女研究员一呼百应

目前,谷歌全球31%的员工和高26%的高管是女性,跟大多数硅谷科技公司一样,男女比例也是阳盛阴衰。

这场罢工的组织者在The Cut上发表“讨谷歌檄文”,不仅是要求讨伐性骚扰,还对工作机会、种族歧视等均提出了要求,总结来说有5个核心诉求:

终止对所有现任和未来雇员的骚扰和歧视案件的强制仲裁。

承诺终止薪酬和机会不平等。

公开披露的性骚扰透明度报告。

报告性行为不端的清晰、统一、全球性的程序。

让首席多元化官直接向首席执行官汇报,并任命一名员工代表加入董事会。

罢工的七位发起者也在The Cut署名,勇敢表示要对不合理说“不”。这七人中,有六位女性和一名男性。其中,

Meredith Whittaker是是纽约大学的杰出研究科学家,也是谷歌开放研究小组的创始人,同时也是AI Now Institute的联合创始人,AI Now Institute是一家领先的大学研究所,致力于研究跨学科环境中人工智能和相关技术的社会影响。

除了领导谷歌开放研究小组外,她还领导谷歌测量实验室,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开放互联网性能数据集。此外,她曾为白宫和联邦通信委员会提供人工智能和网络安全方面的建议。

Meredith Whittaker

Meredith Whittaker认为,人们需要警惕AI掌握在少数人手里。马斯克创立并领导的 神经网络 公司(Neuralink)在寻找一种方法,让人类能够只用大脑控制电脑和其他设备,这种方法是将微型电极连接到大脑。

但是Meredith Whittaker说,这样的话我们大脑的任何活动都可能被绘制出来,研究并最终解释。试想一下,如果马斯克的公司有朝一日可能拥有阅读和存储我们想法的能力,会不会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

另外一名组织者Erica Ande rs on目前在纽约的谷歌新闻实验室工作,她设计的程序使新闻编辑室能够适应前沿战略,以便进行事实核查、跨编辑室协作、内容创作和发布。

Erica Anderson

Erica之前还参与制作了首届推特市政厅,当时邀请到了奥巴马总统在那里发布了他的第一条推特。

另一名发起者Claire Stapleton,是谷歌YouTube产品营销经理,她说,“谷歌以其文化而闻名。但实际上,我们甚至都没有达到尊重、公正和公平的基本要求。”

Claire Stapleton

Tanuja Gupta,多年以来一直从事公益项目,负责管理Google for Nonprofits计划,推动全球非营利组织采用Google工具,以提高组织的能力。

Tanuja Gupta

Celie O’Neil-Hart 是YouTube营销信任和透明度主管。

Celie O’Neil-Hart

Stephanie Parker 是YouTube政策执行官。

Stephanie Parker

Amr Gaber是七位发起人里的唯一一名男性,他是谷歌云软件工程师。

Amr Gaber

这七位组织者在文中还认为,谷歌公司的所有员工和合同工都应该保证安全。但可悲的是,现实中员工的安全并不是优先事项。

“我们等待领导来解决这些问题,但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没有人会为我们做这件事。所以我们在这里,站在一起,互相保护和支持。我们要求结束导致这种破坏性文化的性骚扰,歧视和系统性种族主义。”

Pichai表态支持罢工,对不当性行为采取“强硬立场”

罢工在几天前就已经策划好,当时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得知后还专门发布了一封邮件,在邮件中Pichai坚称,公司对不当性行为采取“强硬立场”,并表示支持参与抗议活动的员工。

“我们的员工已就如何改进公司的相关政策和未来流程提出了建设性意见。我们正在接受他们的所有反馈意见,我们可以将这些想法付诸行动。”Pichai说。

媒体报道,在罢工现场参与抗议活动中的很多人都很紧张,有些人表示,自己的上级让他们不要接受媒体采访,或者采访交由公司的公关部门处理。

25岁的Amelia Brunner是一名软件工程师,在谷歌工作了三年,她表示,虽然自己没有遭到性骚扰,但由于性别原因,她在工作中遭遇了不同的待遇。

“人们会怀疑我的工作,而不会怀疑我的男性同事的工作。”她说。 “在公司会议上,更多时候我会受到指责。”

她说,虽然自己“性格敢做敢言”,有助于克服这个问题,但其他人可能没有自己的性格。“这是一种一点一滴的效应,在这种情况下,你还怎么可能升职?”

谷歌山景城总部的罢工人应该是最多的。玻璃幕墙办公大楼两侧的中央庭院的演讲者被几百人围起来,他们挤满了混凝土人行道,趟到花坛,站在长椅或矮墙上。

罢工者在折叠桌周围举着标语牌,上面写着“留给技术公司的时间不多了”、“能拿9000万美元走人真开心”、“谷歌,你可以做得更好”等标语。

一些发言者讲述了自己的上级关于性骚扰的评论,以及来自人力资源部门的员工长达数月或数年的封口令给他们带来的困扰和折磨。

“我觉得我正在把孩子们往屠宰场里领,”一位员工表示,她自称是一名从事儿童Android应用程序工作的员工。 “我是说,如果情况像现在这样,孩子们长大为什么要进入科技企业?”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胶水封装!Intel 48核心首曝:12通道内存

下一篇:索尼斥资53亿美金加投半导体业务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