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芯闻 > 行业新闻 > 半导体 > 美光告联电卷入中美贸易争端漩涡,3大玄机揭露台湾地区官方是否选边站

美光告联电卷入中美贸易争端漩涡,3大玄机揭露台湾地区官方是否选边站

风传媒 ·2018-09-13 08:57·半导体行业观察
阅读:2896

美国存储器大厂美光(Micron Technology, Inc.)控告联电违反《营业秘密法》,于台湾司法审查过程陷入胶着,迄今仍未进入实质审查。科技业者质疑,司法检调乃至于民进党政府,在本案中「选边站」。

中美贸易战剑拔弩张,台湾地区最引以为傲的兆元产业-半导体产业,现在也卷入贸易战的漩涡,2016年4月,“经济部”投审会通过联电和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合作共同开发32奈米DRAM制程,这项官方同意的技术授权案,因为联电聘僱了瑞晶总经理陈正坤,美国存储器大厂美光(Micron Technology, Inc.)控告陈正坤与联电违反《营业秘密法》,台中地检署2017年9月正式起诉联电。被告与原告两造,一家是年营收1500亿元,在台员工人数1万2000人,子公司即将在中国A股挂牌的全球第二大晶圆代工厂,另一家则是并购台湾DRAM业者,未来在台投资金额上看1000亿元的美国半导体业者,台湾在这一场侵权官司的背后,到底有没有选边站?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市场,根据SEMI(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等机构统计指出,大陆半导体消费额去年达到1315亿美元,占全球32%,已成为全球最大市场,但芯片自给率仅达到14%,半导体芯片进口金额,已超过进口石油的总额,为了提高芯片自制率,《中国制造2025》中,将半导体产业视为首要发展目标,挟着庞大市场,不仅英特尔、高通能到中国设厂,即便是晶圆代工龙头台积电,也可到南京设立12吋晶圆厂。

2012年台湾DRAM产业崩盘,美光陆续并购瑞晶、华亚科之后,台湾DRAM产业只剩下代工部份,研发人才选择到对岸发展,在当时似乎是水到渠成,包括前华亚科董事长高启全、资深副总经理刘大维,南亚科退休副总经理施能煌等人,目前都投效大陆半导体产业。

2016年4月,“经济部”投审会通过联电和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合作共同开发32奈米DRAM制程,这项由福建晋华出资,委托联电共同研发的合作案,当时在联电将研发基地设在南科的承诺下,获得台湾地区官方的同意。没想到,一年之后,美光宣布大举投资台湾的同时,对联电与前瑞晶离职员工陈正坤祭出了侵权的官司。

瑞晶总经理陈正坤(见图)获联电聘雇,遭美国存储器大厂美光控告违反《营业秘密法》。

《营业秘密法》成美商利剑!防堵台商与陆商技术转移

台湾地区DRAM产业有众多人才前往中国发展,美光为何独对陈正坤与联电提告?

事实上,在中美贸易战开打,中国半导体为首的「中国制造2025」,成为美方积极防堵对象,美光控告联电案,俨然成为大国博弈下的棋子,部分科技业者甚至怀疑,司法检调乃至于民进党政府,在本案中「选边站」。

【玄机1】台美司法合作?美方派员来台提供犯罪资料

一名科技大厂法务主管表示,《营业秘密法》2013年立法,当初推动目的,主要系因为台积电研发主管梁孟松跳槽南韩三星,为了避免台湾高科技业遭到恶意挖角,“立法院”火速通过《营业秘密法》,不过,4年下来台湾的检调单位,并没有因此靠着《营业秘密法》办到陆资企业,离职员工带枪投靠的案件,最后判刑6个月以上的,也寥寥可数。

这项在侦办过程举证困难的法律,在中美贸易战过程,却意外地成为美商制衡台商与陆商技术移转的工具,据了解,美光不仅在台湾控告联电侵权,还同时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对10名联电员工提起诉讼,检方在搜索联电南科研发中心过程,美国国家安全司、地方检察署检察官、联邦调查局,也到台中地检署根据司法互助提供犯罪资料,台湾的检调人员甚至在桃园机场直接将陈正坤带走侦讯。

《营业秘密法》虽然举证困难,但却成为美商制衡台商与陆商技术移转工具,美国存储器大厂美光不仅在台湾控告联电侵权,还同时在美国对10名联电员工提起诉讼。

【玄机2】起诉时间点巧合?就在美光宣布扩大在台投资同一天

然而,台中地检署起诉联电的时间点,也遭到科技界质疑。

曾担任20多年资深检察官的律师刘聪熙质疑,台中地检署承办检察官在8月8日侦查终结,却延迟到9月6日公布起诉,时间点刚好是美光宣布扩大在台投资600亿元同一天,承办该案的台中地检署主任检察官林忠义,于起诉后隔日9月8日在苹果日报论坛发表「美光营业秘密遭窃案的光与影」一文,除称赞地检署的努力,还表示「美光公司技术方面协助,亦有助攻效果」,并引用起诉书内容,斥责「问题出在联电挖来的部分工程师不脚踏实地开发制程」、「联电公司亦不愿走上漫长的研发道路」,让整个案子染上了政治味。

联电上纲「商业间谍案」 疑涉案员工预谋与检调、美光「构陷」

美光控告联电,背后俨然有台美「司法合作」的影子,联电方面则是直接将本案,上纲到商业间谍案,质疑涉案员工有预谋、有计划地配合检方与美光「构陷」联电入罪,意图妨碍联电的DRAM研发计划。联电共同总经理简山杰出面质疑,检方所指跳槽员工的妻子也在美光任职,遭到检方搜索后,妻子就被美光以停职处分,等到他转作污点证人后,妻子就在美光复职。

联电将本案上纲到商业间谍案,质疑涉案员工有预谋、有计划地配合检方与美光「构陷」联电入罪。图为台湾美光台中厂区外观 。

联电方面质疑,该名员工不但刻意将美光931个档案资料下载后使用,将档案下载到公共计算机、USB随身碟,再将资料重新复制到自己的2部NB等,除在公用NB、个人NB上留存下载纪录,还大肆上传到Google云端硬盘留存,动机十分不寻常。

对于美光的指控,联电方面强调,联电对于DRAM技术并非完全陌生,在1996-1999时就做过DRAM开发,也有成功案例,当时的客户是硅城ISSI、晶豪、Alliance,实力比起中国另一家挖了台湾400个工程师的合肥睿力阵营还要强,也非常有信心可以开发出DRAM技术,因此,联电「合理怀疑」,美光对于联电的DRAM计划是有系统性的打压。

【玄机3】战场延伸!联电在中国胜诉,在台官司仍胶着

美光控告联电,战场从台湾延伸到中国,联电在中国福州地方法院,控告美光侵犯联电智慧财产权,福州法院于今年7月判决联电胜诉,裁定美光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多项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与储存型快闪存储器(NAND Flash)产品。

美光控告联电侵害营业秘密案,过去一年在台湾司法体系审查过程陷入胶着,迄今仍未进入实质审查,承审的法官前一阵子又换人,包括陈正坤在内的3名离职员工,到底有没有侵害瑞晶的营业秘密,目前仍然没有具体结论。

尽管美光与联电的官司,最后由谁胜出仍未可知,台湾的半导体产业,却俨然成为中美贸易战,成为「两只大象」博弈的棋子。在中美贸易大战,美国防堵中国智慧财产权侵权的过程,是否预告着台湾半导体产业,必须「选边站」?

美光在台布局仅是「代工」 联电「研发重心」根留台湾

一位科技业主管分析,中国大陆市场目前大约占美光近半数营收,联电与晋华合作生产DRAM,当然会影响到美光在中国大陆的利益,美光透过司法诉讼反制联电,做法上可以理解,然而联电与晋华的合作案,既然是投审会当初许可的投资案,显示“经济部”当时也认同这项投资案对经济的效益。

该名主管表示,马政府时代,对于溃败中的台湾存储器产业,当时无法透过政策力量,将力晶、茂德、南科、华亚科等DRAM公司,合组成台湾存储器公司,基本上等于弃守DRAM产业,原本DRAM产业的研发人才,基于个人生涯发展,选择到大陆等地发展,其实有不得已的苦衷。

美光即便接收了瑞晶与华亚科,在全球存储器产业,仍然比韩国三星、海力士要小,美光即便宣布在台投资600亿元,台湾在美光的全球布局中,仍然只是代工的角色,核心的研发工作,并不会留在台湾;相对之下,联电虽然选择子公司和舰到A股挂牌,但集团的投资与研发重心,仍然落在台湾,一年的投资金额也不亚于600亿元,台湾地区官方在美光与联电的诉讼案,若太过偏袒任何一方,恐怕都会有不小的后遗症。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再获大基金力挺,看赵伟国如何带领紫光突破存储芯片困局

下一篇:华为准备在俄罗斯建立5G网络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