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芯闻 > 行业新闻 > 半导体 > AR市场经历几轮洗礼 渗透率有了明显的提升

AR市场经历几轮洗礼 渗透率有了明显的提升

·2020-03-12 18:42·电子发烧友
阅读:869

2019作为AR元年刚落下帷幕,AR市场却依旧风起云涌。相比 VR 蓬勃的发展,AR市场机遇虽多,但也布满荆棘。VR陀螺将结合2019年AR市场的相关数据报告,在本篇文章分析AR头显眼镜形态市场当下情况。(本文仅探讨AR眼镜形态,不包含基于手机AR)

硬 件

1、新品大幅增加,传统企业入局

从2019年开始,AR硬件以“井喷”之势袭来,除了微软、谷歌等巨头推出新的迭代产品,很多AR硬件创业企业也推出全新的产品,而最值得关注的是,在AR元年的影响下,大多原本并非AR公司的传统企业也都纷纷开始入局,并发布旗下的AR眼镜或概念产品。

例如Vivo和oppo等手机企业在2019年都发布了自己的AR眼镜产品:Vivo在2019年6月在MWC上展示了Vivo第一款AR眼镜;oppo则在2019年12月发布了自研的AR眼镜。手机厂商入局并非巧合,苹果将要推出AR硬件的传闻已久,库克多次在发言中提及对AR未来潜力:“AR是未来10年下一个划时代的产品”、“AR将改变世界”……

国内手机巨头 华为 也多次对外表态,正在大力研发AR。目前华为的AR硬件虽然尚未发布,但软件算法的部分却持续在更新,包括AR SDK,内容开发者生态等。

除了手机厂商之外,一些传统领域的企业也陆续加入进来,针对各不同场景推出不同的形态。如汽车厂商宝马也在2019年宣布推出AR智能眼镜TSARAVision,用以提高汽车检测维修效率。还有专门用于飞行员的SA Photonics Pi lot Vision AR眼镜,用于游泳场景的Form Swim Goggles和Imagina ti ona Factory SwimAR。

由此可见,越来越多企业开始进入AR市场,硬件企业也呈现出百花齐放的状态。尽管AR眼镜对于很对企业来说不是战略布局,但是随着他们的加入,AR眼镜在市场上的声音和关注度却得到了大幅提升。

2019年至今AR产品一览:

AR市场经历几轮洗礼 渗透率有了明显的提升

2、消费端AR的新一批“勇者”

2012年,Google第一款AR眼镜原本计划面向消费端,然而,当时的硬件形态和体验、市场环境等证明消费端在那个阶段并不可行,因此,谷歌也及时调整方向,转向了行业端。

数年后,名声大噪的Magic Leap第一款产品正式发布,同样,Magic Leap也将重心放在了消费端,拥有数十亿美元融资作为后盾,Magic Leap一直在致力于构建自己的消费端内容生态,除了硬件研发之外,在开发者支持、内容开发上都投入了不少精力,并成功聚集了一批优秀的AR内容开发者和IP作品,包括愤怒的小鸟、星球大战以及weta工作室开发的《Dr. Grordbort’s Invade rs 》等。

当然,Magic Leap的消费端战略并不顺利,2295美元高昂售价、匮乏的内容生态,原计划Magic Leap One第一年10万销量目标,结果上市半年销量仅6000套左右,Magic Leap更是负面频出,抵押专利、离职……昔日的明星光环在此时反而成为枷 ,被牢牢锁死,之后Magic Leap也不得不将战略重心转向企业,以求生存。

巨头两次在消费端的挑战都以失败告终,然而在2019年,借助 5G 之风,AR眼镜消费端硝烟再起,迎来了新一批“勇者”。

多家硬件厂商推出定位C端消费市场的AR产品,nreal、影创、太平洋未来、MAD Gaze等。与谷歌、Magic Leap不同的是,新一批面向消费端的产品形态发生了变化。

高通 的推进下,手机+AR眼镜的分体式形态成为了如今的主流形态之一。分体式设计有效减轻了眼镜的重量,而且使用手机作为载体,即插即用使入门门槛大幅降低,同时手机上庞大的内容生态也为AR眼镜带来了更丰富的体验。

除了硬件形态变化之外,5G时代下运营商成为了最强的推动力,为AR提供了有力的宣传推广、销售渠道,同时,运营商也致力于内容生态的建设。比如,日本通信运营商NTT Docomo向Magic Leap投资312亿日元(约2.8亿美元)资金,并取得该设备在日本的代理销售权。Nreal Light在联通400家线下5G体验中心试点展示,此外,nreal还与日本KDDI、韩国LG Uplus、德国DT、英国EE等全球运营商合作,推出5G+AR应用方案。

资 本

2019年AR的资本市场表现也可谓相当活跃。根据VR陀螺的2019年度融资报告,2019年融资共204笔,其中81笔流入VR领域,占比40%,融资额达53.2亿。而76笔流入AR领域,占比37%,融资额达到128.9亿,远远超过VR。

相比2018年,市场对AR的投资出现了明显的增长,尽管AR融资笔数略输于VR,但是实际融资金额却非常突出,大大超过了VR的融资额。其中,有28笔投资流入AR应用,在AR领域中占比37%。13笔投资投给了AR技术,占领域的17%,11笔投给了AR硬件,占领域的15%。

2019年至今单笔额度超过1亿元的AR融资事件:

亮风台在AR营销领域获得1.2亿元B+轮融资,MYEG Capital、活水资本等境内外美元和人民币基金,老股东纪源源星资本、美图公司追加。

Nian TI c在AR游戏方面分别融资1.9亿美元和2.45亿美元,由风险投资公司IVP领投,Axioma TI c Ga mi ng、Bat te ry Ventures、Causeway capital Management、CRV和S ams ung Ventures参投。

全息技术方面,积木易搭获得亿元A轮融资,由投控东海、炼金术联合领投,睿鼎资本等联合跟投。

Light Field Lab获得2800万美元投资,来自 博世 风险投资及T ai wania Capital领投,其他投资方包括 三星 ,Verizon Ventures,康卡斯特等。

在AR眼镜方面,RealWear获得8000万美元B轮融资,工业自动化厂商泰瑞达领投,投资集团包括Bose Ventures,Qualcomm Ventures LLC(QCOM),Kopin Corpora TI on(KOPN)和来自摩根大通(JPM)的私人银行。

Magic Leap获得312亿日元来自NTT Docomo的投资。

Nreal先完成1500万的A轮融资,顺为资本、华创资本、新松公司和爱奇艺参投。接着Nreal完成光大控股新经济基金团队领投,爱奇艺,华创资本,顺为资本跟投的1600万美元A+轮融资。

智能眼镜厂商North也得到 亚马逊 ,Fidelity和 英特尔 投资的4000万美元(可转换债券过渡性融资。)

在光波导方面,WaveOp TI cs获得歌尔参投、Robert Bosch VC、IP Group、戈壁创投和新加入的投资方Hostplus金额为1300万英镑的C轮融资。

DigiLens也在C轮获得5000万美元的UDC Ventures、三星创投、《Pokemon Go》开发商Niantic、大陆集团、索尼创新基金,以及三菱集团旗下Diamond Edge Ventures领投的融资。

Mojo Vision在AR技术方面完成5800万美元B轮融资,由Gr adi ent Ventures、Advantech Capital、HP Tech Ventures、Motorola Solutions Venture Capital、Bold Capital Partners、LG Electronics、Kakao Ventures和Stanford StartX共同投资。

杭州易现先进科技有限公司得到元禾原点领投,新湖智脑、头头是道等跟投,网易为原始股东持股亿元首轮融资,用于开发AR+AI平台。

AR在2019年无疑是投资热点,而这背后的推动因素就是是 5G技术 的出现,这个信号让资本对AR市场反应积极。

资本在2019年也明显流向AR应用的开发,无论是B端C端的行业应用都在逐步落地。这意味着AR眼镜开始正式应用于更多不同的场景。

应 用

1.消费端

尽管C端市场起步依旧艰难,但是手机的普及降低了消费端的入门门槛,推动AR头显产品普及。当下分体式AR眼镜已经是主流形态,而手机不仅降低了消费端购买成本,同时也降低学习门槛。用户只需要购买AR眼镜便可以通过已有的手机串联眼镜进行AR体验,而手机的操作并不复杂,因此体验AR不是一个全新的操作模式,而是基于已有的技术上搭建的一套使用方案。

在内容方面,过去几年发展中,智能手机已经拥有了完整庞大的内容生态,分体式能够嵌入手机的内容生态,配合运营商线上线下渠道推进,用户更容易接触并使用AR产品进行体验。

虽然手机为AR带来了内容生态,但正如2016年蛋椅上体验的过山车、大摆锤一样,这些内容虽然能够观看或者简单体验,但实际上并不能将AR、MR应有的价值和魅力展现出来。

在C端内容生态投入比较大,且内容比较优质的,除了已经上线了19款内容的Magic Leap平台之外,国内MR眼镜企业nreal也聚集了数千名开发者构建内容生态。

而现阶段较为完整的AR内容屈指可数,如《Invaders》、《Create》等,是笔者印象较深的产品,然而也是2018年的老产品。

《Invaders》视频:

AR眼镜在C端应用仍处于起步阶段,2019年在内容产品上并没有太大亮点,反而在软件系统层开始有了一些新的发展。

海内外多家企业开始注重系统底层开发,尝试打造一个更加标准化的AR眼镜系统平台。Facebook早前宣布自主研发VR/AR操作系统,并通过其硬件产品构建Facebook的生态模式。而国内AR眼镜厂商Nreal在年初CES 2020上发布其3D操作系统“星云”,亮风台和影创也在投入开发AR平台和软件。

国内睿悦Nibiru则凭借之前在VR硬件系统平台的经验,顺势在AR硬件中也抢占了国内大部分份额,很多OEM、ODM的产品均为“Powered by Nibiru”。除了系统之外,还推出了一系列相关工具,如面向开发者的Creator、面向解决方案集成商的NRR、面向专业开发者的Studio等。

整体来看,消费端AR眼镜市场成熟度远不及消费端的VR,无论是硬件、系统、平台、内容生态,都还在非常早期的阶段。

从硬件和技术来看,目前两者虽然仍在进步发展,但是眼镜AR依然价格高昂,大部分仅适用于B端用户。而且硬件 光学 方案在一年时间中有了不小的进步,然而面向消费端,必然需要在在显示效果、视场角、便携性、性能功耗、价格、内容等多方面达到平衡,至少现在看来,最基础的光学显示部分,仍然没有一个真正合格且通用的方案。

而软件层面,AR市场的应用也集中在教育、培训、工业等B端场景,很多应用场景还未完全开拓,尤其是C端应用场景落地才刚刚开始探索,具有吸引力的内容并没有开发出来,因此C端消费者用户黏度并没有很强,整个市场展开也稍有吃力。

今年HTC Vive新品Cosmos发布会上,HTC中国区总裁汪从青表示AR行业可能比VR要落后三年左右,而过去几年AR的营业额甚至不到VR设备的10%。受限于目前的技术条件,AR眼镜实现产品化和日常化佩戴至少需要5年左右时间。现有的AR产品交互方式各异,硬件量产仍旧存在困难,硬件基数无法完全满足消费端市场健康循环要求。

2、行业端

AR市场经历几轮洗礼,在2018年和2019年目睹了众多AR企业公走向消亡,而这些企业都面向行业市场。2019年AR眼镜公司Daqri宣布破产,并进行财产清算。Daqri并不是近来第一家陷入困境的AR初创公司。Meta是Meta 2 AR头显的 制造 商,2018年9月宣布破产,随后在今年早些时候出售给新成立的知识产权持有者Meta view。同年英特尔砍掉AR眼镜Vaunt项目,不仅成立20年的老牌创企ODG宣布变卖专利及公司资产,英国创企Blippar 也宣布破产。

即使破产清算、卖专利的企业不少,但很明显去年AR在行业的渗透率有了明显的提升。

目前AR依然在各个B端行业投入应用,B端用户也始终是AR公司目前最大的客户来源,在教育、军事、安防和工业领域,都有了更深的发展。继2018年微软获得美军价值4.8亿美元的10万台HoloLens订单合同后,去年美军又加大需求,或将加购10万台HoloLens 2,订单总价或超8.3亿美元,相比“卖不出去”的问题,微软似乎量产跟不上的问题更严重。

而国内影创去年开始聚焦教育市场,营收超过4亿元,其AR头显产品进入了400多家学校,据了解,今年影创订立了30亿元的营收目标。

在文旅方向,去年太平洋未来迈出了重要的一步,2500台AR眼镜在深圳、北京欢乐谷落地,20天左右体验人数超万人,据了解今后还将进一步扩展到其他城市的欢乐谷中。随着成功案例的出现,文旅方向也成为了众多AR企业开始争相抢夺的市场。

远程协作作为其中最重要的场景,市场上相关的应用层出不穷,成为AR最常用的功能。如微软Dynamics 365、Datamesh、Atheer ARM P、TeamViewer、AR Field A dvi sor、Nibiru Remote Rendering等。

安防、物流,AR眼镜的渗透率也在提升,2019年的B端应用开始进入小规模起量阶段,AR硬件作为生产力工具的作用愈发凸显。

今年,B端依旧是AR企业的中心,无论是细分场景还是规模化应用,B端的需求比C端更加具体,并且存在真正的需求。而由B到C也是一个产品发展过程的必经之路。但是部分领域如今已经引起了一些传统企业的注意,随着他们的入局,AR市场的动态也会有新的变化,而原本入驻市场的创业公司们,也将面临新的竞争对手的挑战。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苹果发布新专利,又一次刷新Apple Watch的操作体验

下一篇:谷歌第二代Chromecast Ultra曝光将支持4K HDR内容播放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