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芯闻 > 行业新闻 > 半导体 > [原创] 对话Arm中国吴雄昂:IP巨头如何拥抱中国和新技术时代

[原创] 对话Arm中国吴雄昂:IP巨头如何拥抱中国和新技术时代

半导体行业观察 ·2018-07-18 08:12·半导体行业观察
阅读:2383


过去几年里,半导体产业风云变幻,除了大小企业之间的并购不断之外,作为新挑战者的中国企业也在全球市场上掀起了一阵“中国风”。回顾过往的历程,其中以软银斥巨资收购英国芯片公司Arm和西门子买下Mentor Graphics在各自领域内极具代表性。尤其是软银收购Arm的交易,更是引起了全球业者的轰动。


作为Arm的紧密合作伙伴,芯片设计不可或缺的EDA供应商, Mentor,a Siemens Business全球副总裁兼亚太区总裁Danny彭启煌日前与安谋科技(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进行了一场深入交谈。 话题涉及了Arm全球以及中国业务的方方面面:


D:Mentor,a Siemens Business全球副总裁兼亚太区总裁 Danny 彭启煌

A:安谋科技(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



D:能否和我们分享一下未来三到五年,您对中国市场的布局和期望?


A:过去几年,中国从过去的长尾市场慢慢变成一个主流、领先的市场。除了传统的消费电子、手机等产品在中国已经取得了重大进步以外,我们还看到今后三、五年中国必将兴起的几个新领域,例如,近年来,中国的工业自动化,汽车电子等领域快速发展,其对生产力提高的需求也越来越大,市场也随之增大;同时,IoT、区块链等新兴的应用也在引领下一波的科技革新。这些将会是未来中国成长较快的市场,也会产生新的玩家和标准。但我们应该看到,中国过去在这些领域关注比较少,尤其是在相关的半导体领域,仍需迎头赶上。我们产业链的所有合作伙伴也都必须要想办法更好地服务这些市场。


作为一个生态跟标准的领导者,Arm希望能够更好地服务中国市场,更好地将中国产业、市场融合到全球的技术平台上来。过去这么多年,不管是早年的通信、PC革命,还是后来的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革命,整个产业都在往开放创新的方向发展。随着创新速度的加快,只有在全球化的基础上做到开放创新,才能真正让整个产业得到飞速发展。这是我们的态度。


D:您之前提到PC革命,但如今智能手机市场趋向饱和,面对刚才您提到几个新兴市场:汽车电子、IoT、AI、区块链,Cloud Server等,您认为未来,是会有一两个领域会成为最主要的驱动力,还是说更可能会百花齐放?


A:从技术的维度上,IoT、AI、区块链等新兴技术出现的根本驱动点是整个环境在进一步数字化、智能化和互联化。


如果要举一个具体行业为例,我认为可能是交通运输(Transportation),不仅仅是自动驾驶,而是整个的出行、物流、交通这个大的范畴。在我个人看来,如果说当年智能手机带动了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给我们的消费行为带来了巨大变革,那么交通同样会带来非常大规模的变革。


一个技术或者行业能否形成变革,要看三个方面:第一,是否每个人都用得起;第二,是否能改变消费者的行为;第三,对生产效率是否有巨大的提升。只有满足这三点,才能真正成为所谓的“技术革命”。


之所以提出交通运输,主要因为:第一,汽车的普及率已经非常高了,中国更是全球最大的汽车销售市场;第二,现在不光是出现了自动驾驶、新能源这些新技术,同时还有共享单车、网约车新的应用出现,消费者的出行习惯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第三,因为电商的驱动,物流运输的基础设施方面出现了很多新兴的公司,以及物流机器人、自动检索、无人机等新配送方式。


所以说交通的整体变化不光涉及到普通消费者,还牵涉到整个人类生产力和生产效率的提高,所以我们认为这一块会像移动互联网一样带来巨大的变化。这对于Arm来说是很有意义的。


从底层来说,自动驾驶、共享单车、物流机器人等硬件的出现,会引起对应的出行服务发生改变。从前不太注重软件的汽车厂商,现在因为有大量复杂的、多系统的软件集成在里面,也开始关注这方面。这种混搭会带来很多发展的可能,孕育出很多新公司。对Arm来讲,这里面有很多技术机会,可以推动更多的芯片出现。


从上层来讲,很多企业也非常看好出行的整个商业模式的变化。我们的中国团队也希望在这个领域有更多作为,帮助产业更快的发展。


D:确实如您所说,中国市场从原本的追随者变成现在很多领域里面的领先者。


A:是的,例如物流方面,中国的物流问题大过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个公司如果能解决中国的物流问题,就一定能解决别的国家的物流问题。


D:Arm在Social media,Cloud Server这一块已经布局很久了,您觉得Arm在这一领域的发展会因为技术的进步、市场的需求,而遇到什么特别的机遇吗?


A:我觉得Arm在服务器或者云端的机会还是挺多的,这里的“云端”是泛指,不光是传统意义上的云,还包括边缘计算等。Arm这几年在边缘计算、网络计算、服务器、通信、基站、网络处理这些方面已经占到了超过20%的市场份额,但这个发展周期是比较久的。


我们第一款针对智能手机的CPU Cortex-A8是2004年发布的,到了2007、2008年,我们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是Arm的产品能不能上网,后来事实证明这不是个问题。到了2012、2013年,大家还在质疑移动互联网时代是不是真的到来了。也就是说新的东西是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和理解。


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从2004年到大家接受Arm作为真正意义上的全能终端,大概花了十来年的时间。以此类推,我们在2014年才推出第一款针对服务器的CPU,可能大家也要用十年左右的眼光来看待Arm服务器的发展,甚至更久,因为服务器比终端更复杂。


现在的Arm服务器还在早期阶段,但是它对于中国产业来说可能是意义巨大的,因为这是唯一一种有多个中国合作伙伴一起做的处理器架构。在Arm服务器芯片领域,我们现在有华为、华芯通和飞腾至少三家国内的合作伙伴。但其他架构的服务器芯片,从整个产业链的角度看,国内企业的参与度还是比较低的。


所以相对来讲,我们更看好Arm在云端、核心网络领域的发展前景,当然,这也需要时间来证明。


Arm在服务器另有两个方面的优势:

第一,将来的计算是多样的、复杂的,Arm的经营模式是授权模式。在保证软件兼容性的前提下,我们的可配置性能让每个厂商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设计出想要的东西。


第二,我们在功耗上也优势明显。


可配置性和功耗的优势我们会继续保持。当然我们也会把软硬件上的问题都解决,让整个产品通用性更强。


D:经济因素的确很重要,光是把Server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每年可以省好几百万,更何况Arm架构的低功耗优势也很大。最近有新闻说Nvidia推出一个新的AI芯片(Jetson Xavier),还有他的机器人平台(Isaac),都用到了Arm核,中国的寒武纪、地平线我想他们真正到了产品实现阶段应该也是要用Arm的。所以您认为Arm如何能更好地和中国厂商配合,在中国市场取得更好的成绩呢?


A: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这样看:


前段时间我们更新了AI相关IP的产品线。但是不管是AI芯片、手机芯片,还是游戏机芯片,Arm的主要工作都是提供一个通用型的技术平台,打造生态系统,让那些技术创新的公司能更快、更好地做出产品。


像刚才讲到的AI芯片,要等到所有人都能用得起、用得到,能体会到它给生活带来的便捷性,或者带来的生产力的提高,这才是AI革命的真正目的。


所以我们像过去一样,继续做一个赋能者,让大家能够尽快的把他们的创意变成能够在市场上取得更好成就的产品。


D:我想AI真正能够广泛应用,跟整个技术的发展都息息相关。TSMC也提出7nm明年应该可以量产,同时还在做5nm,甚至3nm,这些先进制程对于Arm来说,有什么机会和挑战?


A:这个问题其实可以接着上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怎么样去推动AI这些新技术或者新应用的发展?他们和高端制程有什么关系?


前面讲到,Arm是做生态的公司。


去年,我们发起了Arm人工智能联盟,初期就有70多家公司加入,到今天为止,已经有123家正式成员单位,覆盖了软硬件等各个环节,其中14家更是人工智能企业百强单位。


我们认为半导体生产工艺每一次的提升,都需要有一个大体量的应用来驱动。但现阶段,无论是AI或其他的新兴应用,都还在早期阶段,驱动力还较弱。5nm里面,GPU或者是AI相关芯片占到的产量目前也还比较低,传统的手机芯片依然是最大的驱动力所在。


长期来讲,除了AI,刚才提到的核心网络、边缘计算,还有Arm服务器,都有需要高性能芯片的时候,这也是高端制程的一部分驱动力。在这个过程中,Arm和EDA厂商要通力协作,因为现在高端制程的设计成本还非常高,技术难度也越来越大。我们要怎么合作,才能使芯片更容易设计,这是接下来要努力的方向。


D:现在新的应用方向,尤其像IoT,大家认为想要做到大体量、低成本,不只是芯片制造商,包括服务商都有责任。作为Arm这种赋能者,有没有考虑过怎么去构建这个平台,提供更好的服务让大家更容易赚钱,让整个行业更容易做起来?我们知道,Arm做了安创加速器,也成立了厚安创新基金;那在content provider方面,有没有什么计划或者想法?例如可穿戴的IoT设备如何盈利,大多数的商业模式还是在于提供健康咨询这类的服务,Arm在安创加速器有没有看到这方面的创业公司?


A:确实,现在一些硬件公司的盈利点是软件或者应用,小米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它的互联网营运提供了大部分的利润,而不是纯粹靠硬件。摩拜也是类似的经营方式。


换句话说,未来,硬件的毛利也许并不是来自硬件本身,而是它相关的服务,这个或许是将来的一大趋势。未来,如果自动驾驶和网约车的形式结合起来,那么汽车很可能就会变为一种营运的资产,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直接出售给消费者了。


D:前面您提到未来的技术一定是朝着数字、连接和智能的方向发展,我想这跟我们西门子、Mentor的定位其实也是非常吻合的。Mentor是站在西门子这个巨人的肩膀上,您觉得我们怎么和Arm合作,能更好地帮助我们的客户成功呢?


A:我觉得有很多层次的合作机会:


第一是技术方面,技术和技术的标准化。


举个例子,不管是互联网或智能制造,核心关键点在于需要在户外布置很多智能设备,然后将设备产生的数据传输到中央环境里做进一步的分析计算。这些设备大部分是在野外、无人看顾的环境里,他们的安全问题就非常重要了。


去年Arm推出了PSA(平台安全架构),联合整个产业想解决如何在最小的互联网芯片上实现软硬件结合的安全架构,以低成本、低功耗的方式,实现联网设备的安全、远程认证、升级、授权等需求。


安全问题是智能制造、智慧城市发展过程中很有挑战的一件事,一旦出现安全问题,不光是危及到数据,还会危及很多人的生命安全。基于以上种种,我想我们可以极大地保障整个智能工厂、智能城市的数据安全。


而Mentor本身在安全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所以我想在这个方面,我们从芯片,到系统、软件、服务方面,都有很多合作的方向。


第二,不管是在先进制程,或物理验证、芯片验证等各个方面,我们如何合作打造一个更好的平台,让中国想做芯片的企业,能够更快更好的把芯片做出来,实现对整个产业的双赢。这个目标需要多家公司一起努力,才能实现。


D:是的,我想我们可以合作,降低芯片行业的进入门槛,因为无论是IoT,还是高端制程,大家都是希望既快又好,所以可能不止我们两家公司,而是整个产业一起合作,去推动新的商业模式的发展。


A:对,最后我也希望整个产业不光是在技术上合作,在产业资本上也可以进行一些合作,培植新的公司,对整个产业发展可能也是一个很好的方向。


D:那针对我们这种平台公司怎么和中国政府合作,加快产业发展的速度,您有什么想法吗?


A:中国过去有很多的产业政策,但多数侧重在制造等方面,真正针对半导体设计方面的较少。我觉得,不管是从产业政策还是人才政策等方面,我们要做的主要是两点:


第一,必须要符合半导体设计产业的商业规律,任何政策不符合这个规律,效果肯定会比较差;


第二,半导体是一个全球产业,必须要以与国际接轨的方式来推动,我们国家的半导体产业用了很多国外的技术,但同时我们的产品也出口到了很多不同的国家,怎么样让中国的市场和整个半导体产业共生、共赢,这也是一个可以努力的方向。


今天是《半导体行业观察》为您分享的第1651期内容,欢迎关注。


推荐阅读

合肥长鑫DRAM正式投片,国产存储跨出重要一步

AI芯片黑科技盘点

三星升级再扩产,长江存储顶得住吗?


关注微信公众号 半导体行业观察(ID:icbank) ,后台回复以下关键词获取更多相关内容


华虹 | 摩尔定律 | 材料 | 面板 | 晶体管 | 开源 | 独角兽 | 封装 | 展会



回复 投稿,看《如何成为“半导体行业观察”的一员 》

回复 搜索,还能轻松找到其他你感兴趣的文章!


关于摩尔精英

摩尔精英是领先的芯片设计加速器,重构半导体基础设施,让中国没有难做的芯片。主营业务包括“芯片设计服务、流片封测服务、人才服务、孵化服务”。覆盖半导体产业链1500多家芯片设计企业和50万工程师,掌握集成电路精准大数据。目前员工200人且快速增长中,在上海、硅谷、南京、北京、深圳、西安、成都、合肥、广州等地有分支机构和员工。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摩尔精英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Gartner表示,全球个人电脑出货量在2季度实现了6年来的首次增长

下一篇:[原创] 关于相变存储器的一些探讨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