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芯闻 > 行业新闻 > 半导体 > 算力利用率达80%,超特斯拉25%,黑芝麻智能科技能否打赢AI芯片攻坚战?

算力利用率达80%,超特斯拉25%,黑芝麻智能科技能否打赢AI芯片攻坚战?

·2019-12-09 10:00·互联网
阅读:1154

图说:黑芝麻智能科技创始人兼CEO 单记章

编者按:本文为创业邦原创,作者邓双琳,编辑Lucius,图片社交李斌才,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当黑芝麻智能科技创始人单记章正面被问及“投资人希望AI能够尽早有一个结果,而国内的AI芯片公司都还停留在设计的阶段,如何处理这个矛盾”时,他的回答简单干脆,“明年必须赚钱。”

黑芝麻是一家视觉感知核心技术开发与应用的提供商,公司主攻嵌入式图像和 计算机视觉 领域,为ADAS及自动驾驶提供包括芯片在内的完整的落地方案。

今年是黑芝麻创立的第三年,在单记章的规划里,公司从初创开始就必须有稳定的现金流,到第四年、第五年必须赚钱,这是单记章硬给自己下的“死规矩”。他的信心来源于这个赛道的特殊性,做车的芯片很难,但未来可以预期的回报却很大,只要提早入场,坚持做下去,后来的新玩家就很难超车。

实际上,黑芝麻的确从第一年开始就有现金流,因为黑芝麻在研发之余还卖算法、卖IP、卖解决方案。

黑芝麻成立的2016年前后,那时正是第一代AI芯片的爆发期,AI从一个冷门学术研究突然爆红,成为商业和资本市场的宠儿。AI在商业上的爆红颠覆了以往由英特尔、AMD、高通等全球顶级芯片公司把握行业命脉的局面,谷歌、微软以及BAT等互联网巨头鱼贯涌入,重金加大研发力度。

而一些初创公司则希望从头开始创建一个新平台,一直到硬件,专门针对AI操作进行优化。希望通过这样做,它能够在速度、功耗,甚至可能是芯片的实际尺寸方面超越GPU。在这种情况下,黑芝麻以及它的友商寒武纪、地平线等一众芯片创企也快速走红。

“华山论剑”

黑芝麻的自动驾驶芯片对标的是Tesla。

高等级自动驾驶芯片是自动驾驶破局的关键,目前L3及以上自动驾驶芯片都被国外几家芯片公司垄断,并且L3级别以上的自动驾驶芯片能够真正量产的只有Tesla,黑芝麻正在努力改变这一局面。黑芝麻的逻辑不是那种直接从L4做起的颠覆式激进创业,单记章认同自动驾驶的创新之路是从L2、L3逐步向L4、L5(由国际汽车工程师协会对驾驶员辅助系统分的等级,L后的数字越大代表等级越高、技术越好)实现的逐渐演进式。

在投资人看来,到了2019年还在一直讲故事、没有产品出来的AI芯片公司已经不是他们心中的最优选,发布产品,成为众多AI芯片创企们今年的头等大事。

今年8月,黑芝麻智能科技发布了“华山一号”自动驾驶芯片A500(也称HS 1)。

单个A500 SOC可提供5-10TOPS的算力,能效比大于4TOPS/W,可以支持L2/L2.5级自动驾驶系统。值得一提的是,A500内部的ISP、视觉处理加速引擎、Ultra DL AI加速引擎等内核为黑芝麻自主设计,而像CPU、部分DSP等内核则使用了供应商的IP。目前华山一号A500AI芯片已经量产。

同时,黑芝麻也规划了A1000 SOC,单颗可提供40TOPS的算力,能效比大于6TOPS/W。“华山二号”(A1000)AI车规级芯片面向L3及以上级别,将于明年一季度交付。

预计至2021年,面向更高级别自动驾驶的A2000也会上市。

单记章表示,与特斯拉自主研发的FSD芯片相比,黑芝麻华山系列芯片的算力利用率更高,算力利用率可达到80%,超越特斯拉的55%,而成本却只有特斯拉FSD的三分之一。

在黑芝麻智能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OO刘卫红看来,芯片既要强调AI算力,同时也要注重功耗情况,计算能力和功耗是自动驾驶芯片制胜的关键。

图说:黑芝麻智能科技联合创始人兼COO 刘卫红

在多传感器融合逐渐成为共识之后,自动驾驶尤其是 L3 级以上自动驾驶需要处理庞大的数据量。单记章认为,L3 需要超过30T 的计算能力,这个芯片首先要包含图像处理和神经网络计算,达到要求的计算能力,同时,还需要低功耗,在图像处理、神经网络计算成功运行的情况下,总体功耗要小于8W。目前在芯片领域做得最成功的是传统芯片巨头英伟达,L3和L4的芯片也主要选用它们的产品。

“未来自动驾驶芯片还有很大优化空间,需要更高的算力、更低的功耗,黑芝麻把神经网络的计算做成专用芯片,用作自动驾驶,可以把功耗降到8W以下。”单记章说,“将算法和芯片进行协同设计,可以轻易地获得超过10倍的性能提升、10倍的功耗下降和10倍的成本下降,并且缩短了客户导入时间,由此获得商业竞争的优势。”

2021年实现量产

对于自动驾驶芯片创企来说,比研发更重要的是商业落地。

刘卫红表示,“我们的核心是做芯片的团队,同时我们也有落地的能力。”

在他看来,自动驾驶是一个千亿美元级的蓝海市场,随着自动驾驶的发展,汽车产业链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革,汽车整车厂、出行服务公司、一级供应商以及以黑芝麻为代表的自动驾驶相关企业高度融合,推动自动驾驶的早日实现。单记章介绍,黑芝麻的CPI在出货的时候就是软硬件一体的芯片。黑芝麻是一个开放的架构,不同的客户需求不一样,黑芝麻提供的也不一样。

“打个比方,博世为什么跟Mobileye分手,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Mobileye保持它的封闭性,博世想做的事情没法做。我们对这类能力很强的可以提供硬件的接口,它们可以去使用。”单记章说,“另外我相信博世也有一些东西做得不够好,它希望我们提供算法。我们不排斥用客户的,我们保持开放性。”

在黑芝麻的规划中芯片分两步走,一个涉及车控,一个不涉及车控。刘卫红介绍,在华山一号芯片出来之前,就已经与客户合作了,目前为止,前装市场上全部是算法和软件。在后装市场也有业务,目前用别人的芯片结合黑芝麻的算法,打入到后装市场,比如公交车、保险公司,上面都有产品的展示。

“最快什么时候能看到搭载黑芝麻芯片的量产车上市?”创业邦记者问道。

“如果前装的话,我们预期是明年底,这个相当于不涉及车控的。”单记章说,“如果真正涉及车控的,那就是2021年。”

老兵创业

与其他创企不同,黑芝麻智能科技属于“老兵创业”。

2016年年中,单记章离开了投身20年的老东家OmniVision(豪威科技),归国创办了黑芝麻智能科技。老友刘卫红也离开了工作14年的BOSCH,毅然和单记章投入创业潮中。

单记章出生在湖北黄冈,求学时一直都是个“学霸”。从黄冈中学考入清华大学无线电电子学系微电子专业,1997年硕士毕业后,单记章赴美加入OmniVision。

“当时出国读书的人很多,但直接出国工作的很少。”单记章回忆道。从只有几个人的初创团队,到200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再到2015年被中国财团以19亿美元的现金价格收购,二十年间单记章见证了Omnivision的全部成长与发展,也从中积累了丰厚的技术和管理经验。

单记章与刘卫红的缘分要从几十年前说起。两人认识于中学时代,后又同读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刘卫红加入了通用汽车,后又加入博世,曾出任博世底盘制动事业部亚太区总裁。

2016年前后对整个中国汽车产业来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间点。传统主机厂在积极寻求智能化转型,新造车企业、自动驾驶、传感器和算法公司陆续出现,中国智能汽车行业格局初显。单记章还在硅谷工作时,经常来上海出差。一次老友聚会,两人一致认为汽车与 人工智能 的结合将带来巨大的市场机会,于是两位已过不惑之年的分别在芯片行业和汽车制造业从业已久的“老兵”一拍即合,黑芝麻智能科技由此创立。

“我们在各自公司已上升到最高管理层,职业瓶颈无法突破,但我们俩都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刘卫红笑道。他认为,在芯片行业,老兵创业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和年轻人相比,他们的经验更丰富,对产业链的理解更深刻,两人在芯片行业和汽车制造业多年的人脉资源也是一笔隐形的财富。

“我们并不是为了创业而创业,而是正好看到汽车与人工智能可以结合得非常合拍,所以踏出了这一步。”单记章说道。

成立三年,获三轮融资,团队总人数超200人,员工中有深厚产业经验技术的占团队的95%,核心员工产业应用经验都大于15年,这只是黑芝麻智能科技的基本面。

它的更多面将在未来AI芯片商业兑付攻坚战中展现出来。正如单记章对“黑芝麻”的期望一般,“芝麻开花,节节高升”,黑芝麻还有许多关键点等待突破。

“不管有多少泡沫,黑芝麻的发展重点是集中注意力打磨好产品、好方案。”单记章说。

本文为创业邦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创业邦将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如需转载或有任何疑问,请联系。

作者:Shirlin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补贴大幅退坡背景下 国轩高科第九届科技创新大会释放什么信号?

下一篇:人脸识别的边界:哪种程度的信息采集才适用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