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日,据韩媒报道, 三星 电子目前已明确表示并不会削减 DRAM 等存储半导体器件的生产。同时,三星也表示目前很难评估日本出口限制对其半导体业务的影响,但承诺将通过各种措施来将损害降至最低。
此前,曾有报道称,目前 内存 现货价格已经开始有所上扬。但相关调研机构的报告却显示,今年全球半导体市场仍会继续降温,产值将降至4290亿美元,同比下降9.6%。同时,内存芯片产品价格跌幅已经超过40%,供过于求的情况可能会持续到明年Q2季度。

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三星今年以来对待工厂建设的态度几经反复。在今年3月份时,三星还表态称并不会因市场不景气而缩减投资,但4个月后却有消息传出三星将韩国平泽工厂的建设时间延后至明年Q2~Q3季度。

不过,7月31日三星电子也正式表态,称中国西安工厂将于今年年底完工,韩国平泽工厂将于明年完工。至于其他制造业务,三星表示韩国京畿道华城市工厂计划的EUV生产线将于2020年上半年投产。同时,还将另外建造一条7nm EUV生产线和一条图像传感器生产线(S4)。此外,三星电子的相关实验室也正在评估将EUV工艺应用于1z(10nm)DRAM生产当中。

三星电子相关高管也表态称,目前三星并不考虑减少对晶圆的投入,而是根据需求波动灵活的操作生产线。面对今年下半年的存储半导体库存现状,该高管表示,“下半年库存将下降,但由于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很难预测下降的速度有多快。”同时,该高管还补充到,“NAND闪存的库存已经开始暴跌,预计第三季度将达到合适的水位。”

事实上,当前现货价格波动对于整个市场的影响是有限的,毕竟DRAM大部分的产品都在合约订单当中。有相关调研公司近日发布报告称,主要用于个人电脑的DDR4 8GB DRAM的合同价格较上月(3.31美元)下跌11.2%,平均价格为2.94美元。自今年年初以来已连续七个月下跌,与2016年6月持平。相比去年9月的8.19美元(去年DRAM价格最高点)已经下降了64%。

同时,由于第三季度智能手机市场旺季需求增长幅度趋缓,往季10%以上的增长将不太可能重现,预估今年智能手机生产总量将同比衰退5%。并且原厂库存水位仍然偏高,因此第三季度DRAN的合约价将有可能降低10%,虽然目前7月份DRAM价格已经上涨了24%,但还不足以扭转这一趋势。

既然如此,那么三星为何不顺势继续延缓DARM的生产,反而一切照旧,继续加大对DRAM的投资呢?如果回顾历史,就会发现三星这种做法早就有迹可循。最近的一次在2007年和2008年。

有数据表明,2007年和2008年间,由于错误地估计微软Vista系统的发行量,加之Vista非常吃内存,让许多厂商认定DRAM需求将会大幅提升。但没想到Vista销量失利,DRAM芯片严重供过于求(2007年Q1到2008年Q3全球12英寸DRAM晶圆厂增产56%,而57%的8英寸晶圆厂停产),价格大幅下跌,导致厂商不得不停工减产。加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全球经济更加萎靡,众多DRAM企业都已奄奄一息。

但三星此时却做出了一项惊人的举动,将2007年三星电子总利润的118%投入到DRAM扩张业务中来,同时通过政府输血,以抵御DRAM价格下跌带来的损耗,故意加剧行业亏损。这一举措效果立竿见影,DRAM价格很快跌破现金成本,随后很快跌破材料成本,这对本就在DRAM市场中艰难求存的其他厂商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当年排名第三的德系厂商奇梦达率先宣布破产,随后在2012年初,日系厂商尔必达也无奈退局。整个DRAM市场玩家仅剩三星、SK海力士、美光三家,而三星依靠以本伤人的做法,最终得以稳固自己存储半导体龙头的宝座。

如果厂商想要保证自己的利润不受太多损失,通常的做法显然是削减产量,降低库存,让市场供需再次平衡。但此次,三星表态称并不会在削减DRAM等存储半导体的生产,显然这种方式并不符合其利益最大化。

因此,三星此次很有可能再次使用“反周期”武器,来排挤DRAM市场的其他玩家。目前的日韩争端,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对韩国非常不利,但归根结底,日本只是想将韩国从优惠名单中拿出,而并非彻底对韩国禁运,这样韩国从日本进口关键材料的周期将达到90天左右,更何况目前三星已经在积极寻找非日本本土的半导体原材料进口渠道。

所以,从长远来看,三星生产DRAM的原料并不会受到太大干扰。与之相对,三星目前正按部就班的进行DRAM产线的建设,而其他厂商已在纷纷减产,这样三星就能够慢慢蚕食DRAM市场的份额,将2008年的那一幕再次重现。

对于国内DRAM厂商而言,三星此举将可能加重市场供过于求的现状,进一步挤占国内厂商生存空间。好在目前,国内的一些企业已经有意识的采用国产品牌,应该还能留给国内企业一部分市场,但面对三星的“反周期”武器,编者认为,厂商们还需要拿出相应的对策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