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 科创板 开市第一天, 晶丰明源 却因为与矽力杰的专利诉讼被科创板上市委取消审议其发行上市申请,这也是科创板开市以来,第一例企业因知识产权纠纷被取消审核的案例,因此引发业界广泛关注。

上周科创板开市无疑是业内热议的话题,开市第一天,首批25只科创板股票开始在上交所交易。但有人欢喜有人愁,原本计划7月23日与传音控股一同上会的晶丰明源,却被科创板上市委取消审议其发行上市申请,主要原因是涉及涉诉事项。由于这是科创板开市以来第一例企业因知识产权纠纷被取消审核的案例,因此引发业界广泛关注。

屋漏偏逢连夜雨

实际上,晶丰明源去年便曾拟申请在上交所主板上市,但最终却还是未能上市成功。因此对于晶丰明源来说,时隔一年之后拟在科创板上市“势在必行”。然而屋漏偏逢连夜雨,上市前夕意外面临专利诉讼,这无疑也让晶丰明源措手不及。因为从其7月12日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来看,晶丰明源描述到“不存在重大担保、诉讼、仲裁等或有事项”。
晶丰明源此次所涉及的诉讼主要是与竞争对手矽力杰之间的专利纠纷。据集微网了解,就在上会的前几天,即2019年7月19日,矽力杰起诉晶丰明源发明专利侵权的诉讼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
原告矽力杰认为,被告晶丰明源涉嫌未经原告矽力杰许可,擅自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权的线性调光芯片产品,侵害原告矽力杰的专利权。矽力杰在起诉中已向法院主张损害赔偿和相关禁令,责令被告晶丰明源停止侵权,赔偿原告损失。矽力杰表示,希望通过此次诉讼,展示其积极保障和行使知识产权权利的决心。
晶丰明源和矽力杰是LED照明驱动芯片行业的主要竞争对手。从晶丰明源披露的招股书中可以看到,2017年,矽力杰在完成收购恩智浦LED照明驱动产品线后,对智能产品中的可控硅调光产品进行了重新定价,晶丰明源同步进行降价,使得可控硅调光系列产品整体单价较2016年降低16.69%,而该产品占晶丰明源2017年全部智能LED照明驱动芯片的销量比例为34.33%,从而拉低了当年公司该业务的毛利率。
众所周知,专利诉讼的周期性普遍较长,持续3至5年较为常见。因此有业内人士认为,为较快解决诉讼纠纷,不排除晶丰明源最终与矽力杰达成和解的可能性。而针对矽力杰的专利诉讼,晶丰明源方面也向有关媒体表示:“我们会按照交易所要求,继续正常推进科创板上市工作,进一步做好后续申报工作。”
未雨绸缪

商场如战场,因遭遇知识产权纠纷而暂缓上市进程的企业并不鲜见,尤其在半导体行业亦如此。
比如2012年,深圳朗科科技向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起诉状,起诉正在启动IPO询价推介的北京旋极信息,要求停止旋极信息上市发行。为此,旋极信息被迫延迟询价,之后做出回应否认产品构成对朗科科技涉诉专利的侵权。
2017年,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的珠海杰理科技遭遇了来自珠海建荣的“狙击”。据悉,珠海建荣是杰理科技创始人的前东家,在杰理科技上市前夕,珠海建荣向证监会寄送了关于杰理科技招股书涉嫌虚假披露的实名举报信,其中便指出杰理科技涉及多项专利处于无效申请状态、商业秘密纠纷、知识产权诉讼等风险内容。
2018年,在小米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前夕,酷派集团起诉小米侵犯其多项发明专利提起侵权诉讼和行政处理请求。对于积极冲刺于上市之路的小米而言,酷派的专利“突袭”,让其防不胜防,如若没有良好的应对,很容易陷入名利双危的窘境。
其实不止是半导体领域,在其他领域因知识产权纠纷而使企业上市延误甚至失败的案例也还有很多。对于拟上市企业来说,知识产权纠纷攸关着企业是否能成功上市。
有业内专家告诉集微网记者,上市过程的审查异常严格,除了资产实力、运营状况之外,知识产权成为拟上市企业的关注点。因此,为避免节外生枝,拟上市公司应该对准备使用的无形资产的权属和法律状态进行审查,避免因无形资产的纠纷侵权、信息不真实等因素影响上市进度,而这恰恰是很多企业忽略的细节。
上述专家补充表示,很多时候知识产权纠纷发生在企业达到一定规模或知名度以后,因此要做到未雨绸缪,在企业发展的各个阶段设置完善的保护策略和处置预案才能有效地防备风险。
知识产权重要性愈发突显

科创板的开市无疑给中国科技助推了一把,而半导体产业也成为了科创板“新宠”。据集微网了解,在科创板开市的首批25家企业中,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企业占据了半壁江山,其中半导体企业数量达6家,接近总数的1/4,包括安集科技、中微公司、澜起科技、华兴源创、睿创微纳、乐鑫科技等。
为了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在科创板开市前夕,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也发布了《关于服务保障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的若干意见》,就科创板和IPO注册制的相关司法原则和诸多司法问题做了概括性的规定,为证券市场领域的纠纷解决设定了新的规范依据。
针对上市公司涉及专利权、技术合同等知识产权案件,上海高院提出了“审慎处理涉发行上市审核阶段的科创企业的知识产权纠纷,加强与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沟通协调,有效防范恶意知识产权诉讼干扰科创板顺利运行”的要求。
上述政策的发布无疑突显出中国已逐渐意识到知识产权的重要性,而知识产权的数量、质量、运营管理水平也已经成为判别一个上市企业优劣的重要依据。
在技术高度密集的半导体行业,知识产权的重要性越发不容忽视。在此前于厦门举办的2019集微半导体峰会上,集微网创始人王艳辉曾指出:“半导体行业发展迅猛,创新集成度高,知识产权是半导体发展最重要的创新要素之一。”为帮助半导体产业高速发展,集微网还联合众多半导体产学研具代表性的企业和机构,共同发起成立“厦门‘一带一路'半导体知识产权联盟”。
半导体行业专家莫大康认为,在全球化时代,知识产权是关于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创造的智力劳动成果的专有权利。对于中国半导体业,在现阶段仍是一个“追赶者”的角色,因此经常有一种处于“被告地位”的感觉,实际上这是十分正常的。随着知识产权保护理念的提升,现阶段除了与国外厂商之间,在国内厂商,包括个人之间,各种专利纠纷也开始频发。这从另一侧面反映中国半导体业在向全球化迈进中,正在迅速地补上这一必修课。
莫大康建议,中国半导体业在走向加强研发的道路中,更要懂得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它看似是一种“武器”,谁都可以拥有,但是并不能保证稳操胜局。不管如何中国半导体业要首先建立知识产权方面的人才库,加速培养人才,以及建立若干个“专利联盟”,它可以通过互帮互学,共同进步。另外要如华为那样,把企业的危机感放在首位,因此每个企业都要确保自身拥有知识产权的硬核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