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芯闻 > 行业新闻 > 半导体 > 相互掐架,日韩贸易摩擦是否只是半导体产业之争?

相互掐架,日韩贸易摩擦是否只是半导体产业之争?

互联网 ·2019-07-11 20:54·互联网
阅读:1625

“历史不会重演,但总会惊人的相似。”——马克·吐温

2019 G20峰会刚过不久,中美贸易摩擦稍稍缓和,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限制对韩国出口用于制造电视机和智能手机的三种半导体材料,其中包括氟聚酰亚胺、光刻胶和高纯度氟化氢。

此重磅消息一出,韩国半导体产业首当其冲,三星电子、LG等韩国企业股价出现小幅度下降,情态不容乐观。

截止目前最新消息,日韩因“限制半导体材料出口”的问题形成相对紧张的外交关系,一方面是因日方举措而导致韩国民众反日情绪高涨,抵制日货的行为自民间兴起;另一方面,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世耕弘成对外表示,日方“根本没有考虑”撤销限制。两国的对立应会持续一段时间,继续影响两国经济贸易。

一向倡导贸易自由的日本为何突然韩国举起“贸易制裁”的利刃?据数据显示,2019年Q1两国的贸易额占比约为5.55%,韩国作为日本的第三贸易伙伴,在半导体供应链上更是上下游协同共赢的利益关系。

这一次两国之间的经济角力,似乎更加耐人寻味,历史、政治或技术的权重都值得思索。

冷漠的两国关系,是历史的追责,是政治的博弈

回顾日韩的关系,或许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玩味,过去是主权之争的敌对关系,现在同为美国的同盟伙伴,因经济利益而趋同,又因历史论断而作梗,进退之间,皆是爱恨。

历史始终有一道日本给予韩国的伤疤,强征劳工案和慰安妇问题是挑开这道伤疤的刺,也成为本次贸易摩擦的导火索。

2018年10月30日,韩国大法院就4名二战时期遭日本强征的韩国劳工索赔一案作出最终判决,判处涉事日本企业新日铁住金公司向每名原告赔偿1亿韩元。

对此,日方表示于1965年两国恢复邦交,签署《韩日请求权协定》,并基于该协定向韩国提供5亿美元经济援助,韩国当局政府承诺可视为对被强征受害者的补偿,相关问题已得到彻底且最终解决。

然而,韩国政府无视该承诺,并查封冻结日本企业在韩资产,计划拍卖该类资产作为强征劳工案的补偿。

此举直接损害了日本企业的利益,日本内阁曾于本年度1月初旬表示,就此事对韩国采取对抗措施。如今看来,此次“贸易制裁”多少源于本次强征劳工案的影响,日方予以强硬的态度重新审视日韩关系。

除此之外,慰安妇问题一直是日韩的焦点问题,特别是于2015年迫于美方压力,朴槿惠政府与日本签订“慰安妇”协议,并于2016年成立“慰安妇”受害者资金会,更加激发韩国民间的情绪。

2018年11月21日,韩国文在寅政府宣布,解散该基金会,触发日本强烈反弹,坚决抗议韩国的毁约行为。

如今看来,在去年的强征劳工案与慰安妇问题上,两国关系已经因为历史遗留问题已经陷于“外交冰点”。

历史难有论断,以韩方看来,朴槿惠政府草率“卖国”的行为是可耻的;以日方看来,文在寅政府儿戏“毁约”的行为是可恨的。最终,以历史的缘由损害日本的当局利益,足以成为日本“报复”韩国的理由。

值得“智能相对论”一提的是,本月21日为日本参议院选举,根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本月初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超过38%的受访者选择“没有特别支持的政党”,超过所有政党的支持率。

对此,安倍政府此时的对韩举措不排除政治博弈的可能,期望通过国家对立激起民族情绪,拉拢中立民众的选票。

据数据显示,日本产能在全球氟聚酰亚胺总产量的占比为90%,高纯度氟化氢占比70%,韩国大多数半导体材料皆是从日本进口。同时半导体产业在韩国出口总量上占比高达20%,一直是韩国支柱性产业。日本此次举措可算是精准打击韩国产业的生命线。

技术思虑,日本会是半导体产业中“抽梯子”的人吗?

德国思想家李斯特曾用“抽梯子”作为比喻,一个人当他已经攀上了高峰以后,就会把他逐步攀高所使用的梯子一脚踢开,免得别人跟着他上来。

回到日韩的贸易摩擦中,便存在这样的思虑,是否因为韩国的半导体技术对日本造成了威胁,而导致日本对其进行制裁,踢开他继续攀登的梯子?

回答这个问题,或许得需要从日本的半导体技术和整个半导体产业链开始讲起。

三十年前,日本曾是全球半导体产业的霸主。

据数据显示,1985年日本企业首次位居全球半导体销量排行榜(包括DRAM在内)的第一名,其后五年内在半导体产业方面占据全球的半壁江山,可谓盛极一时。

1987年日本在全球DRAM市场的占比高达80%,全球TOP10芯片制造商中日企占六席。1989年日本芯片全球市场占率高达51%,同期远远超过美国的36%,彼时韩国芯片占比仅为1%,完全无法与日本匹敌。

日本在半导体产业方面的强盛引起了美国的忌惮,日美贸易战爆发。如同今日的中美贸易战一般的可耻伎俩,早在三十年前美国对于同盟伙伴便是当头一棒,直接冲击日本的半导体产业。

过去,在半导体产业上,美国踢掉了日本的梯子。直至1996年7月,日美半导体协议结束,美国企业已经超越日本,占据大部分半导体市场份额。

当然,从完整的半导体产业链来看,并不意味着日本从此退出半导体市场。在芯片制造上,陷于日美贸易战的关系,逐渐向韩国和中国台湾转移,便造就了今日美韩企业主导芯片市场的局面。

在半导体产业链的中游,即 集成电路 (也称为“芯片”)模块,是上世纪80年代日企超越美国的核心产业,后因美日贸易战而衰落。

之后,日本的半导体产业重心呈现“逆流而上”的战略转移,在产业链上游的半导体材料和半导体设备两大模块“落户”,逐步扎根发展继续成为行业领袖。

就“光刻胶”这一类芯片制造的关键材料而言,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日本企业占据全球产业87%的份额,分别集中在日本合成橡胶、东京日化、罗门哈斯、信越化工、富士电子材料五家企业。

同时,在14种半导体的重要材料市场份额上,日本占比均为50%以上,无疑是全球最大的半导体材料出口国。此外,在2018年公布的全球TOP15的半导体生产设备厂商中,日企占7席,美欧分别各占4席和3席。

半导体产业作为技术密集型产业,上下游的技术壁垒都比较高,在材料与设备方面,日本具有韩国难以望其项背的竞争优势。

所以,在思考是否缘于半导体技术的威胁而导致日方贸易制裁韩国,显然有些不太合理,至少在目前的产业经济层面和国际关系层面而言不理智。

其一,半导体产业链的中游霸主是美国,日本若是有心重回芯片市场,需要直面的下一个重量级对手便是美国,此时陷入与美国的同场竞技显然不利于日本的发展;

其二,目前中游芯片市场的水比较浑浊,中美贸易战仍在持续影响,局势走向还未明朗,日本此时入局无疑是在徒增消耗;

其三,作为上游供应商,与下游制造商应同属为利益共同体,在技术上不存在威胁与敌对关系。限流下游从产业供应链和经济发展层面都具有反噬自身的负面影响,若是为了技术超越而限制韩国,无疑是饮鸩止渴。

结语:流氓掐架,指东打西

对于日本当局而言,在中美贸易关系相对紧张的情况下,制裁领国同盟显然是一种负向的经济举措,唯一的获利点便在于政治筹码。

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日本的这种单边制裁行为终究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流氓行径。当然,由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日方并没打算完全的卡死韩国的半导体产业。

限制,并非完全的禁运;“卡脖子”,并非要捏死韩国。如此游刃有余的经济举措,更像是敲打一下韩国,在历史问题上对于日韩关系的重新审视。

据最新报道,韩方欲要向美方寻求帮助,或许此举更能契合日本的想法。可以预见,在中美如此紧张的情况下,美国断不会眼看两个东亚的重要伙伴“互掐”。此时,日本主导的日韩“贸易摩擦”便足以在美国的调和下由日本攫取更多的政治筹码和利益。

醉翁之意不在酒,日本挑选在这个时间节点对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出手,看似经济行为,实则政治博弈;看似对韩国痛击,实则坐等美国入局,指东打西,在紧张的双边关系中获取利益。

当然,历史的走向往往比剧本的更加精彩,预计这场贸易摩擦会一直持续到7月21日日本参议院选举之后,美日韩的“三国杀”游戏有待观望。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AMS再斩殊荣,被Sensors Expo授予 “最佳传感器创新奖”和“最佳设计和工程团队”两项桂冠

下一篇:大江大河四十年,日本电子制造业的信仰是否值得充值?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