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芯闻 > 行业新闻 > 半导体 > 华为告别女皇 任正非背后的“虎妈”卸任了

华为告别女皇 任正非背后的“虎妈”卸任了

·2018-03-24 00:00·老杳吧
阅读:1540
华为告别女皇

在过去的20年里,孙亚芳一直是华为对外形象的代表,她的每一次亮相,都引来外媒的一阵围观。但据华为内部人士说,在公司,几乎看不到孙亚芳的讲话信息。

来源:AI财经社

作者 | 荆文静 吴勇

编辑 | 鹿鸣  张泽

任正非背后的“虎妈”卸任了。

3月23日,华为发布持股员工文件,集团完成了董事会换届选举,经持股员工代表会投票选举,原华为监事会主席梁华接替孙亚芳,出任华为新一届董事长,任正非之女、华为集团的常务董事孟晚舟升任副董事长,其余担任副董事长的还有郭平、徐直军、胡厚崑。

孙亚芳的卸任令人感到意外,她于1999年出任华为董事长,至今已经在此岗位上连续工作了19年时间。此前曾多次有消息称,孙亚芳将从华为离开。华为公告称,公司对孙亚芳女士在担任公司董事长期间为公司做出的重大历史贡献表示衷心感谢。孙亚芳女士将继续在华为治理体系的进一步建设与完善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在过去的20年里,孙亚芳一直是华为对外形象的代表,她的每一次亮相,都引来外媒的一阵围观。

对于华为大多数员工而言,孙亚芳很低调。“经常可以看到总裁任正非的讲话,如视察各地办事处时的讲话,对各个业务线的讲话,但几乎看不到孙亚芳的讲话信息。”3月23日,一位华为内部人士对AI财经社说。

但这并不影响孙亚芳的知名度,早在2010年,孙亚芳上榜《福布斯》的“最有权势女性”年度榜单的时候,就引来外媒一阵围观,称“市场杀手”的孙亚芳将华为引领为通信制造业的国际化公司。当时榜单第一名为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孙亚芳是唯一中国女性。接下来,在福布斯2014、2015、2018年发布的“年度中国商界女性”排行榜上,孙亚芳都力压董明珠排名榜首。

今年年满63岁的孙亚芳,在神秘的华为帝国背后,默默聆听着外界对她的各种猜想,淡然如菊。

神秘的华为一直秉承狼性文化。任正非的狼性管理让华为屹立。孙亚芳则以知性秀丽的外表被评价为任正非背后的女人,为华为公司增加柔性和帝国色彩。

华为前副总裁李玉琢在《一路直行:我的企业理想》曾多次提及任正非“对公司高层干部,不给面子,不顾人格”的责骂,实为狼爸。

但孙亚芳也并不温和。左非右芳,实为狼爸虎妈。

一位在华为工作6年的高层管理汤圣平曾在2003年撰书《走出华为》说,“孙亚芳过于直率,控制欲强,亲和力较差。 在华为,只有孙对直接下属的训斥和任正非有得一比,甚至对于很多人,孙亚芳比任正非更加严厉 。”同时提到,但凡说华为“军事化管理”“土狼 ”的文字都是没有深入了解华为文化的。

虎妈并不是空穴来风。书中提到,一些人员任命和重要文件只要孙亚芳看过同意基本就可以通过了。全公司只有任总和孙总以“总”为称呼,其他副总裁都要出现姓名。甚至,任正非也客气地称她为“孙总”。

书中还提到,孙亚芳在一次高层会议中,直接顶撞任正非,令任正非一度在众人面前语塞。

而作为一个女人,在华为帝国里面,除了强势更应该有智慧、学识和远见。

孙亚芳1955年出生,1982年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先后在无线电厂和研究所工作。1989年进入华为,先后担任市场部工程师,市场部总裁,人力资源委员会主任等职位。

1992年,孙亚芳在全体高层面前彰显她的睿智。当时,华为现金流出现问题,连续几月未发工资,士气低落。此时华为突然收到了一笔货款。任正非和华为高层拿不准如何运用这笔资金。孙亚芳站了出来,给任正非做了决定——先给员工发工资。就在当年,华为的销售收入突破1亿元,员工数过200人。

1995年,华为的销售额达到15亿人民币,但主要来自农村市场。

1996年,华为进入城市市场。这是一个发展新阶段,众多干部的能力就暴露出局限性。

孙亚芳此时的一个举动,挽救新阶段的华为,带动华为进入二次创业,也建立了华为人力资源体系。

孙亚芳通过任正非的授意,带着市场部所有高管集体辞职,然后接受组织专业测评,优胜劣汰。该举措造成华为人事大洗盘,一些副总裁甚至被派到基层。而就是这个措施,使得华为能够及早优化队伍,提高总部的专业化管理能力。

从那一年开始,孙亚芳开始着力华为人力资源体系的建设,后建立、育、用、留的人力资源体系。体系完善之后,成为后来18万员工的孕育篮。


2000年,任正非回顾这一事件说,“如果没有大辞职所带来的对华为公司文化的影响,任何先进的管理体系在华为都无法生根。”

同样在1996年,华为开始起草《华为基本法》,内容延伸到人力资源、生产作业管理、企业文化等领域,确定华为二次创业的观念、战略、方针和基本政策。

1997年,孙亚芳主持引进IBM IPD(集成产品开发)和ISC(集成供应链管理)启动了华为业务流程的大变革,让华为的“成长基因”从最前端的市场销售向后端产品开发和供应链成功延伸。华为累计投入1200亿人民币用于研发;2012年研发投入299亿人民币,占其销售收入的13%以上。

1998年,起草3年的《华为基本法》正式实施,当时在中国尚为首例。华为成为第一个有自己“企业宪法”的公司。

同样在当年,孙亚芳为任正非战略布局提出了3个观点:一、知识经济时代,社会财富的创造方式发生变化,主要由知识和管理创造的,所以要体制创新;二、要让有个人成就欲望者成为英雄,要让有社会责任的人成为管理者;三、一个企业长治久安的基础是接班人承认公司核心价值观,并且具有自我批判能力。这个观点成为后来华为在培养管理者和员工的重要方针。

1999年,任正非力排众议提拔孙亚芳为董事长一职的时候,就称,孙亚芳年轻有为,口才与风度极佳,学历和英语又好,适合对外协调,而自己适合战略和安内。

就这样,彼时44岁的孙亚芳成为华为的掌门人。当时华为还有众多元老级人物,作为一个女性,并不能够非常服众。

1999年市场部会议则让员工再次见识到孙亚芳的果敢与睿智。当时召开常委会(实为公司副总裁级别),会议常委一致同意再来一次类似1996年的中层干部竞聘活动,来应对中层领导安于现状压力不足的现状。孙听完后立即否决,称时代不同,特殊时期特殊办法,现在华为人力资源体系的建设和评价系统已经比较完善,压力不足是因为我们没有执行评价体系而不是因为没有发起竞聘。事实证明确实如此。

“那么多年富力强的副总裁群策群力,不如孙亚芳片刻的思考。”汤圣平在书中对此事发表评价。

至此,华为开启严格执行评价体系。“评价无时不在,评价无处不在”,这是人力资源管理里最厉害的部分。小到卫生间的细节和司机接人的准时,都做了精密统计研究。

征战海外

1999年,孙亚芳履新董事长,开始带领华为征战海外。2000年-2005年,是华为驶向海外的光辉时期。

2000年,华为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设立研发中心,当年海外销售突破1亿美元。2001年,华为在美国设立四个研发中心,同时加入国际电信联盟(ITU)。2002年,华为海外市场销售额达5.52亿美元。2004年,与西门子合作成立合资公司,开发TD-SCDMA解决方案;获得荷兰运营商Telfort价值超过2500万美元的合同,首次实现在欧洲的重大突破。2005年,海外合同销售额首次超过国内合同销售额;成为英国电信(简称BT)首选的21世纪网络供应商。

在华为新闻中,经常看到孙亚芳会见各国高管的新闻,包括新加坡总统、比利时国王、埃及总统等。

在征战海外的同时,2004年,华为创建了史无前例的EMT(Executive Management Team)这一集体决策机制,并开始由八位管理层轮流担任EMT主席,每人半年。2012年,发展为轮值CEO制度。

“过去的传统是授权予一个人,因此公司命运就系在这一个人身上。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非常多的历史证明了这是有更大风险的。”任正非说。

也是这个制度,引来后来众多关于“接班人”的风波。

养儿子还是养女儿

企业流传一种说法,企业做大之后,要想好你是在养儿子还是养女儿。有不同的理解方式,养儿子偏向于“传宗接代跟我姓,开枝散叶做大做强”,养女儿则偏向于“投资赚钱,没有姓氏”。

自任正非女儿孟晚舟、任平相继浮出公众视野之后,就有言论称,“华为总裁任正非逼走孙亚芳,10亿高价分手费,目的是为儿子任平顺利接班铺平道路”。后华为回应纯属谣传,但消息依然在传播。

2011年,在华为已经工作18年的孟晚舟,成为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并出任公司常务董事、CFO。在此之前,孟晚舟已经在负责建立全球统一的华为财务组织上耕耘8年。大学毕业之后,孟晚舟进入华为的第一份职务是打杂。


孟晚舟 图片来源于华为官网
2018年,“现年73岁的任正非将于2018年12月31日正式退休”不胫而走,关于接班人的一说,再次引发议论纷纷。

从员工持股和任正非如今1.01%的股权占比两方面来看,任正非似乎是在养女儿。

早在1990年,华为就提出内部融资、员工持股的概念,但持股员工只有分红权,没有公司法上股东所享有的其他权利。员工退出公司之后,公司按照购股之初的原始价格回购,员工也不享有股东对股票的溢价权。

1997年,华为对股权机构进行了改制。改制前,注册资本7005万元,其中688名员工持股65.15%。改制之后,注册资本增至27606万元,华为新技术公司、华为新技术公司工会以及华为公司工会分别持有华为公司5.05%、33.09%和61.86%的股份。

2000年12月,华为公司董事会决定,将华为新技术公司工会持有的11.85%的股权并入到华为公司工会。华为公司将任正非所持的3500万元股份单独剥离,并在工商局注册登记,他单独持有1.1%的股份,其余股份全部由华为公司工会持有,资产31.65亿元,占比98.9%。

2001年底,华为开始实行名为“虚拟受限股”的期权改革。简单来说,员工并不是公司直接的股东,但享有分红权和股份增值权。

2007年,华为营业收入超160亿美元。员工持股政策让很多内部员工“年纪轻轻就有很多钱”,反而丧失奋斗活力。

2008年,华为微调了虚拟股制度,实行饱和配股制,即规定员工的配股上限,每个级别达到上限后,就不再参与新的配股。这一规定使得手中持股数量巨大的华为老员工们配股受到了限制,但是有利于激励华为公司的新员工。

根据华为财报,截至2016年12月31日,员工持股计划参与人数已有81144人,参与人均为公司员工,占到了全员人数18万人的45.08%。

员工持股被称为华为融资和激励手段,同时,也让任正非有底气说出,华为不上市。但其实也因为其复杂性,成为上市阻碍。

不论任正非是在养儿子还是养女儿,华为已经到了三十而立的年纪。曾经从“孙亚芳是任正非接班人”,到“孙亚芳被任正非接班人逼走”,再到“谁是孙亚芳接班人”,华为的帝国大厦内的神秘传说还在不断演绎。

如今,新的猜想可能是,“后孙亚芳时代”,谁来代表华为。

文章来源:http://laoyaoba.com/ss6/html/34/n-666934.html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国内SOI硅片的开拓者:王曦走上新征程

下一篇:后全面屏时代看vivo如何二次蜕变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