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芯闻 > 行业新闻 > 半导体 > 【应对】博通将迁址时间缩短一个月;英特尔为何愁容满面

【应对】博通将迁址时间缩短一个月;英特尔为何愁容满面

·2018-03-13 00:00·老杳吧
阅读:1802
1.英特尔虎视眈眈 博通将迁址时间缩短一个月;
2.博通、高通合并 英特尔为何愁容满面?;
3.高通董事会任命Jeffrey Henderson担任非执行董事长;
4.博通收购高通陷入困境 传英特尔曾谋划先下手吞博通;
5.家族烙印淡出,高通未来姓博还是姓英?
6.英特尔并博通 为什么不太可能实现?
1.英特尔虎视眈眈 博通将迁址时间缩短一个月;
新浪美股 北京时间12日华尔街日报消息,博通(Broadcom)公司周一表示,预计总部从新加坡迁往美国的时间比原计划早约1个月。此举将加快扫清对美国高通公司敌意收购交易的一个主要障碍。

博通表示,目前预计在4月3日之前完成搬迁,之前计划是5月6日。

近日有消息称,英特尔公司可能会干扰博通对高通的收购,对博通发出收购要约。因博通与高通合并将对英特尔构成严重威胁。

除总部搬迁之外,博通已承诺每年在研发和工程方面投资30亿美元,在制造方面投资60亿美元。

博通正在等待美国监管部门批准其收购高通的交易;如果获得批准,这将成为科技业历来规模最大的交易之一。高通已经拒绝了博通的收购提议,该公司指出,国家安全评估可能会阻碍该交易。

周一盘前,博通股价现涨2%,高通上涨不到1%。英特尔下跌0.5%。
2.博通、高通合并 英特尔为何愁容满面?;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12日上午消息,此前有消息称英特尔正在考虑收购市值已经超过1000亿美元的新加坡芯片制造商博通。英特尔此举反应了一个事情:他们担心如果博通成功收购高通,两者完成合并对于英特尔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有知情人士对《华尔街日报》透露,自2017年底开始,英特尔就一直在尝试报价收购博通,从而阻止博通以117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高通。这位消息人士表示,如果博通与高通成功合并,他们在营收方面将会成为继英特尔和三星之后全世界第三大芯片企业,从而对英特尔在市场上的地位形成严重威胁。
高通和博通分别是智能手机芯片和数据中心芯片的领头羊,而这两个领域正是英特尔未来的增长点。如果博通与高通合并,英特尔将很难在这两个领域继续获得增长。另外,高通此前收购了荷兰自动驾驶芯片制造商NXP,而自动驾驶芯片是英特尔未来最重视的领域。
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师斯塔西·拉斯跟(Stacy Rasgon)表示:“博通若完成与高通的合并,英特尔就多了一个实力非常强劲的竞争对手。”他指出博通与高通在2017财年的营收将在一起接近400亿美元,这一数字将会非常接近英特尔在同期630亿美元的营收。同时,他还指出自己并不看好英特尔与博通的合并,他认为英特尔无法成功收购博通。
英特尔至今已经成立49年的时间,在49年的发展历史上,该公司很少有大规模收购案例。该公司规模最大的一次收购是在2015年,当年英特尔以16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Altera。
英特尔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当前工作的重点是整合他们最近的收购,让他们获得成功,得到消费者的认可,并且为股东带来回报。英特尔方面拒绝就筹划收购博通一事发表评论。
一些分析师甚至认为,英特尔与博通的联姻根本没有意义,无法加强英特尔的实力。一位分析师表示:“我不认为这种合并能给英特尔带来好处。”在他看来,博通的产品与英特尔重合度并不高,无法让英特尔通过扩大生产规模的方式降低制造成本。(月恒)
3.高通董事会任命Jeffrey Henderson担任非执行董事长;
高通宣布,保罗·雅各布博士(Dr. Paul E. Jacobs)将不再担任Qualcomm董事会执行董事长。雅各布博士将继续在Qualcomm董事会任职,但不再担任管理职务。董事会认为目前任命独立董事长的安排更适合Qualcomm,因此不再设立2014年作为领导层过渡计划一部分而设立的执行董事长职位。董事会任命Jeffrey W. Henderson担任非执行董事长,其自2016年以来担任Qualcomm独立董事。
首席董事Tom Horton表示:“董事会一直恪守高规格的公司治理原则,认为在目前Qualcomm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时间点,由独立董事担任董事长符合公司和股东的最佳利益。我们一致认为Jeff是该职位的理想人选,他拥有深厚的财务运营和全球经验以及强烈的股东意识。通过完成对恩智浦的收购、强化我们的许可业务并充分掌握公司面临的巨大5G机遇,我们努力推动Qualcomm向前发展,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专注于股东价值最大化并且会考虑各种选择以实现该目标。”
Horton先生还表示:“我谨代表全体董事会成员,感谢多年来保罗对Qualcomm孜孜不倦的奉献。保罗是一位技术远见者,他的创想和发明为整个公司和行业增长做出了突出贡献。过去30年,保罗引领了数代半导体的发展,驱动了智能手机和全球无线革命。他深厚的专业知识以及对创新的专注,使Qualcomm成长为重要技术的领军企业,让我们处于行业最前沿。我们感谢保罗作为董事会成员持续做出贡献。他非常了解我们的业务、产品、战略关系和机遇,以及我们这个行业快速演进的技术和竞争环境,这些对董事会弥足珍贵。”
保罗·雅各布简介
雅各布博士从2009年起担任Qualcomm董事会董事长,从2014年起担任执行董事长;从2005年起担任董事。他从2005年至2014年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2001年至2005年担任Qualcomm无线与互联网集团总裁,2000年至2005年担任执行副总裁。雅各布博士同时在FIRST(R)、OneWeb、Light和Dropbox董事会任职。他拥有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电子工程硕士学位以及电子工程与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2016年雅各布博士当选美国国家工程学院院士,2017年当选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
Jeffery Henderson简介
Henderson先生拥有深厚的大公司财务运营和全球经验。2005年至2014年,他担任康德乐公司(Cardinal Health Inc.)首席财务官。在加入康德乐公司之前,Henderson先生曾在礼来(Eli Lilly)和通用汽车担任管理职务,包括礼来加拿大总裁和总经理、礼来公司财务负责人以及通用汽车在英国、新加坡、加拿大和美国的管理职务。他现任私募股权公司伯克希尔合伙公司(Berkshire Partners)顾问董事。他同时也是Halozyme Therapeutics公司和FibroGen公司的董事。Henderson先生拥有凯特林大学电子工程学士学位和哈佛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4.博通收购高通陷入困境 传英特尔曾谋划先下手吞博通;
一财科技 李娜 来莎莎
当外界认为博通和高通的并购大戏即将进入最后的高潮阶段时,未知的变数猝不及防。
美国东部时间3月9日早间,高通对外宣布保罗·雅各布不再担任执行董事长,但仍将留在董事会。尽管高通声明称,为了顺利完成领导层过渡2014年高通设立了执行董事长一职,但目前阶段,独立董事长更适合高通。但此举仍被外界解读为迫于收购压力,高通内部已经开始出现了第一个“受害者”。
但更为“爆炸”的消息是,英特尔有意愿加入博通与高通的这场并购游戏,消息人士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可能成功,英特尔或会考虑向博通发出收购要约。但英特尔中国方面向一财科技否认了上述传闻,并引述官方口径称,英特尔拒绝置评与收购和兼并相关的臆测。
欧美芯片公司的整合浪潮虽然已经开始让大公司开始了“贴身肉搏”,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想要真的讲下去,现在看仍然充满各种挑战。
高通家族烙印淡化
对于被外界这几天解读的“免职”事件,高通方面对一财科技强调用“免职”来形容雅各布的职位变动并不准确。对方表示,“只是不再设执行董事总一职了,Paul还是在董事会中。”
而在高通的官方网站上写道,“董事会已停止执行主席的角色,该委员会是在2014年底设立的,主要作为领导层过渡计划的一部分。对于此时的高通,董事会认为拥有一名独立董事担任董事长符合公司和股东的最大利益。”
“杰夫是这个角色的理想选择,基于他深刻的财务、业务和国际经验以及他坚定的股东导向。我们专注于股东价值最大化,并将考虑所有的选项来实现这一目的,我们寻求高通提出关闭NXP收购,加强我们的授权业务,并利用巨大的5G契机摆在我们面前。”高通首席独立董事汤姆·霍顿(Tom Horton)在声明中表示。
从某种意义上看,这可能是高通为了安抚股东而做的最后一件事。新董事长杰夫瑞·亨德森在2016年进入董事会担任独立董事。当时,激进投资人Jana Partners对高通整体管理和公司架构非常不满,试图逼迫高通将专利授权业务剥离。为了安抚激进投资人,高通邀请亨德森进入董事会作为独立董事,以彰显公司寻求改变的决心。
保罗·雅各布是高通联合创始人欧文·雅各布(Irwin Jacobs)之子,2005年6月加入高通董事会,2005年7月到2014年3月担任高通CEO,之后把高通CEO职位交给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就在不久前,雅各布还在捍卫高通的股东价值,致信博通CEO陈福阳(Hock Tan),认为和高通作为独立公司运营的前景相比,博通的报价过低。
2016年12月,在一次媒体活动上,保罗的父亲欧文·雅各布评价其工作称,“保罗干得很不错,并表示,虽然是在2005年高通20周年时辞去CEO,但在那之前3年,他已经向董事会提出退休并提议建立一个委员会,寻找下一任的领导。当时,董事会提出10个候选人进行面试。而在三年后,董事会决定由保罗担任公司领导人。欧文表示,对公司而言,引入一些新血液和想法,能为公司注入很多年轻的活力。如何不断地应对,或者说找到快速发展的世界中的机会,对一家公司来讲非常重要。“保罗做得很好的地方是,他带领公司看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以及终端和应用上的创新。他和全球业界的人士交流,并最终把这些创新带向了市场。”
但从此次职位的变化来看,可以肯定的是,高通创始人的后裔已经无法再掌控公司的未来命运了。
双通案牵动半导体巨头神经
除了博通和高通的“对垒”外,有消息指“看台上”的英特尔也坐不住了,正在考虑一系列收购方案,包括收购芯片制造商博通。
消息人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可能成功,英特尔或会考虑向博通发出收购要约。然而,这些消息人士表示,这样的收购没法保证。甚至有人宣称,这是不可能的。
英特尔女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不会对交易传言置评。她在声明中称:“在过去的30个月里,我们进行了多项重要收购,包括Mobileye和Altera。我们的重点是整合这些收购,让我们的客户和股东受益。”
博通没有立即回应。但有报道称,博通对高通的竞购已经陷入困境,可能不得不暂时放弃当前交易,并在稍后卷土重来。
但英特尔中国方面向一财科技否认了上述传闻,并引述官方口径称,英特尔拒绝置评与收购和兼并相关的臆测。
Gartner高级总监盛陵海对一财科技记者表示,英特尔原有的业务受到市场饱和的影响,增长乏力。如果不考虑价格和资本运作,只从英特尔战略上考虑,收购是合理的,因为英特尔和博通、高通拥有的绝大部分产品线是互补的。
“但从价格和资本运作上无法评论。”盛陵海对记者说。
而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则对记者表示,目前很难判断博通、高通和英特尔的走势。“英特尔现在应该不会发收购要约,可能会研究有没有收购的必要。现在连高通收购恩智浦还没定,博通收高通还悬着,英特尔要是现在插一脚全乱了。英特尔今年或明年收购博通的概率不会很大,毕竟整个审批流程很长,但他肯定会评估(博通收购高通的影响)。”
他对记者表示,从英特尔看,肯定不希望高通被博通收购,因为一旦博通成功收购高通,势必对英特尔的行业地位产生一定影响。
目前,这一半导体史上最大规模并购案涉及多方,不仅有博通、高通、恩智浦,现在又有英特尔,而在政府层面,还有美国和中国政府。王艳辉认为,现在博通收购高通最主要还是看美国政府态度,“中国现在还插不进手“,而博通的收购兴趣一直没有降低。他认为,除非美国政府阻止,否则博通收购高通还是大概率事件。不过,如果中国政府同意高通收购恩智浦,则会使博通收购高通的溢价提高很多。 第一财经
5.家族烙印淡出,高通未来姓博还是姓英?
当外界认为博通和高通的并购大戏即将进入最后的高潮阶段时,未知的变数总会如约而至。

美国东部时间3月9日早间,高通对外宣布保罗·雅各布不再担任执行董事长,但仍将留在董事会。尽管高通声明称,为了顺利完成领导层过渡2014年高通设立了执行董事长一职,但目前阶段,独立董事长更适合高通。但此举仍被外界解读为迫于收购压力,高通内部已经开始出现了第一个“受害者”。

但更为爆炸性的消息是,英特尔有意愿加入博通与高通的这场并购游戏,消息人士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可能成功,英特尔或会考虑向博通发出收购要约。但英特尔中国方面向第一财经否认了上述传闻,并引述官方口径称,英特尔拒绝置评与收购和兼并相关的臆测。

欧美芯片公司的整合浪潮虽然已经开始让这些大公司开始了“贴身肉搏”,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想要真的讲下去,现在看仍然充满各种挑战。

高通的家族烙印

对于被外界这几天解读的“免职”事件,高通方面对第一财经强调用“免职”来形容雅各布的职位变动并不准确。对方表示,“只是不再设执行董事总一职了,Paul还是在董事会中。”

而在高通的官方网站上写道,“董事会已停止执行主席的角色,该委员会是在2014年底设立的,主要作为领导层过渡计划的一部分。对于此时的高通,董事会认为拥有一名独立董事担任董事长符合公司和股东的最大利益。”

“杰夫是这个角色的理想选择,基于他深刻的财务、业务和国际经验以及他坚定的股东导向。我们专注于股东价值最大化,并将考虑所有的选项来实现这一目的,我们寻求高通提出关闭NXP收购,加强我们的授权业务,并利用巨大的5G契机摆在我们面前。”高通首席独立董事汤姆·霍顿(Tom Horton)在声明中表示。

从某种意义上看,这可能是高通为了安抚股东而做的最后一件事。新董事长杰夫瑞·亨德森在2016年进入董事会担任独立董事。当时,激进投资人Jana Partners对于高通整体管理和公司架构非常不满,试图逼迫高通将专利授权业务剥离。为了安抚激进投资人,高通邀请了亨德森进入董事会作为独立董事,以彰显公司寻求改变的决心。

而保罗·雅各布则是高通联合创始人欧文·雅各布(Irwin Jacobs)之子,从2005年6月起加入高通董事会。从2005年7月到2014年3月担任高通CEO,之后把高通CEO职位交给莫伦科夫(Steve Mollenkopf)。就在不久前,雅各布还在捍卫高通的股东价值,致信博通CEO陈福阳(Hock Tan),认为和高通作为独立公司运营的前景相比,博通的报价过低。

2016年12月,在一次媒体活动上,保罗的父亲欧文·雅各布评价其工作称,“保罗干得很不错,并表示,虽然是在2005年高通20周年时辞去CEO,但在那之前3年,他已经向董事会提出退休并提议建立一个委员会,找到下一任的领导。当时,董事会提出10个候选人进行面试。而在三年后,董事会决定由保罗担任公司领导人。欧文表示,对公司而言,引入一些新血液和想法,能为公司注入很多年轻的活力。如何不断地应对,或找到在快速发展的世界中的机会,对一家公司来讲非常重要。“保罗做得很好的地方是,他带领公司看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以及终端和应用上的创新。他和全球业界的人士交流,并最终把这些创新带向了市场。”

但从此次职位的变化来看,可以肯定的是,高通创始人的后裔已经无法再掌控公司的未来命运了。

双通案牵动半导体巨头神经

除了博通和高通的“对垒”外,有消息指“看台上”的英特尔也坐不住了,正在考虑一系列收购方案,包括收购芯片制造商博通。

消息人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可能成功,英特尔或会考虑向博通发出收购要约。然而,这些消息人士表示,这样的收购没法保证。甚至有人宣称,这是不可能的。

英特尔女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不会对交易传言置评。她在声明中称:“在过去的30个月里,我们进行了多项重要收购,包括Mobileye和Altera。我们的重点是整合这些收购,让它们为我们的客户和股东受益。”

博通没有立即回应。但有报道称,博通对高通的竞购已经陷入困境,可能不得不暂时放弃当前交易,并在稍后卷土重来。

但英特尔中国方面向第一财经否认了上述传闻,并引述官方口径称,英特尔拒绝置评与收购和兼并相关的臆测。

Gartner高级总监盛陵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英特尔原有的业务受到市场饱和的影响,增长乏力。如果不考虑价格和资本运作,只从英特尔战略上考虑,收购是合理的,因为英特尔和博通、高通拥有的绝大部分产品线是互补的。

“但从价格和资本运作上无法评论。”盛陵海对记者说。

而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则对记者表示,目前很难判断博通、高通和英特尔的走势。“英特尔现在应该不会发收购要约,可能会研究有没有收购的必要。现在连高通收购恩智浦还没定,博通收高通还悬着,英特尔要是现在插一脚全乱了。

英特尔今年或明年收购博通的概率不会很大,毕竟整个审批流程很长,但他肯定会评估(博通收购高通的影响)。”他对记者表示,从英特尔看,肯定不希望高通被博通收购,因为一旦博通成功收购高通,势必对英特尔的行业地位产生一定影响。

目前,这一半导体史上最大规模并购案涉及多方,不仅有博通、高通、恩智浦,现在又有英特尔,而在政府层面,还有美国和中国政府。

王艳辉认为,现在博通收购高通最主要还是看美国政府态度,“中国现在还插不进手“,而博通的收购兴趣一直没有降低。他认为,除非美国政府阻止,否则博通收购高通还是大概率事件。不过,如果中国政府同意高通收购恩智浦,则会使博通收购高通的溢价提高很多。 第一财经
6.英特尔并博通 为什么不太可能实现?
英特尔据传有意并购博通(Broadcom),与其说是交易本身的吸引力,不如说是英特尔实在太害怕博通和高通真正结合。 况且,华尔街日报指出,有诸多理由可以证明,英特尔和博通合并不可能成局。

● 英特尔在怕什么?
-博通和高通合并,等于结合了智能手机芯片和数据中心两大市场,这也是英特尔为推动成长所锁定的领域。 此外,高通并购恩智浦半导体(NXP Semiconductors)等于把汽车芯片市场纳入版图,这也是英特尔重押的领域。

-在数据中心方面,博通供应数据中心所需的交换器,高通则促销服务器芯片,与英特尔互别苗头。 未来高通有可能透过博通在数据中心的通路促销服务器芯片。

-汽车领域方面,博通和高通一旦结合,将重创英特尔进军自驾车市场的努力。 高通并购恩智浦目前只待通过中国的审批,一日完成并购,有助高通推动5G芯片和自驾车技术。 若再有博通加持,将牵制英特尔和已纳入英特尔旗下Mobileye。

● 英特尔并博通为什么不太可能实现?

-障碍太大,资金、复杂度、官方监管都是问题

-对英特尔并无帮助,博通的产品和英特尔的制造事业其实不太互补,尽管英特尔芯片确可因产量增加来降低成本
经济日报

文章来源:http://laoyaoba.com/ss6/html/10/n-665710.html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突发】三星工厂停电或导致全球NAND供应短期受阻

下一篇:英特尔虎视眈眈 博通将迁址时间缩短一个月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