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芯闻 > 行业新闻 > 半导体 > 【报名】半导体人浅见哲也度过的一个特殊中国春节;

【报名】半导体人浅见哲也度过的一个特殊中国春节;

·2018-02-24 00:00·老杳吧
阅读:1119
1.半导体人浅见哲也度过的一个特殊中国春节;
2.抓紧报名!中荷半导体产业合作论坛马上就要在厦门海沧召开
3.华为手机AI平台+无人驾驶功能强大:可识别前方障碍物;
4.功率半导体:投资推动产业升温;
5.邓中翰:中国芯片如何决胜人工智能时代?
6.工信部:新材料产业预计到2025年产值将达10万亿元;
1.半导体人浅见哲也度过的一个特殊中国春节;
爆竹声起,又是一年。春节期间约上亲朋好友一起外出游玩,或者开车到处去兜兜风,享受各种美食和家人团聚的喜悦,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但是有一些人春节假期期间却放弃了休息,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来自日本的浅见哲也就是其中一个,他是德淮半导体(HiDM)日本子公司IDTC的社长。
由于德淮在淮安的第一座12英寸晶圆厂已经进入设备调试阶段,为了今年上半年如期完成试产,即使在中国人最重视的春节期间,参与项目建设的所有员工都在生产线上度过了一个特殊的中国春节,许多工程师都在加班加点调试设备,来确保节后能够顺利进行试产。“在中国的农历新年中,能和中国员工一起全力以赴地为试产做准备。将第一颗饱含了我们心血的全自主产品投入试产,所有研发技术人员的士气都非常高涨,一切都在紧张而有序的气氛中顺利地进行着。”他兴奋地说。
浅见哲也惊叹于中国的建设速度和优质的施工质量,“谁能想到两年前这里还是一片空地,而此时此刻已经是一个即将能够量产行业领先工艺水准的CIS的晶圆厂了。”他感慨地说,“这是全体德淮人在当地政府关怀下的伟大杰作。”
2016年项目初期定下建立世界一流的半导体厂的策略时,浅见哲也对于能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实现这一目标还是有些忐忑的。然而随着项目的顺利推进,第一片全自主产品在他的带领下同步研发成型,并且更多志同道合的优秀同行加入进来,当初的不安转变成了期待。“2018年的今天,我们正期待着HiDM年内实现大批量、高良率、高品质的量产出货,这是我们所有研发人员重要的里程碑。”浅见哲也表示,“另外,参与项目的来自不同国家的年轻团队能在这次宝贵历练的同时,也感受到创业的喜悦和激情。尽管时间很紧张并且很多中国员工春节也不能和家人团聚,但是大家的干劲很高,都认为这不单单是自己的一次创业,更是为国家甚至为全球CIS产业在做出重要的贡献。”浅见哲也更强调,“作为老一代的日本半导体人,我们从这些年轻、优秀的员工身上看到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希望,同时也很荣幸能够融入这家背靠中国实力的跨国公司成为一名中国半导体人。”
事实上,这个特殊的中国春节只是浅见哲也及其团队在紧锣密鼓建设中国首个图像传感器IDM工厂的缩影。
由于德淮的研发中心分布在淮安、上海和日本新横滨三地,作为核心技术骨干的浅见哲也经常往返于中日两地。对此他表示,分布在三地的研发中心更体现了德淮的实力所在。每个地方都汇集了来自各个国家的研发人员,这些有着不同经验和不同文化背景的管理团队及研发人员,往往能给公司带来突破一般成熟公司固有思维模式的全新创造力。“当初规划要建立一个全球性跨国大公司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构筑一个非凡的,能够创造全新价值的环境。”他强调,“我们相互尊重并始终牢记目标,最大限度地发挥集体战斗力。虽然我具有30多年的研发经验,通过团队工作中的相互学习、相互沟通、相互碰撞,仍然不断地挖掘出了很多全新的东西。我们非常重视团队的梯度建设和研发能力的扩张,所以将始终以淮安、上海和新横滨为重要基地不断招收、培养和扩大我们的研发能力。”
浅见哲也反复强调,CIS行业是高度依赖有经验的专业人才的行业,由于其产品的数模混合的特性,研发人员的经验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产品的品质良率,所以德淮在新横滨设立了主要由前东芝CIS资深研发团队组成的全资子公司IDTC,利用其人员平均超过25年的研发和量产经验保障公司从第一颗全自主产品开始就能够以品质同世界一流对手竞争,站稳中高端CIS市场
“我们的淮安工厂有大量来自SMIC、茂德等知名晶圆厂的研发和运营人才,以他们为基础,IDTC向淮安工厂进一步派驻具备丰富CIS专业经验的资深工艺技术开发和管理人员,更使得产线如虎添翼。”
在中日两国间穿梭的过程中,浅见哲也有更多机会见证并近距离地接触了庞大的图像传感器市场,也对竞争对手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他用了日本人常用来描述发展革新的“守破离”来解释半导体产业的变化:
“一直以来中国是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中心的(这是守),但现在我能感受到中国正在以惊人的势头向能够创造全新价值的先进产业转型(这是破)。中国市场不单技术开发势头强劲,更积极地采用各种新产品和新功能,时时让我感受到乘风破浪、海纳百川的大气。日本的研发风格与中国有很大的不同,日本往往会反复确认计划后才着手开始行动,但这往往也意味着错失一定的市场时机。而中国在预见到机会后会立刻行动,并在业务展开的过程中不断地灵活地解决问题。作为HiDM这样一家公司,我们吸收了两者的长处,我们规划了像素、堆栈工艺、算法等3-5年中长期的稳定路标,但是对1-2年的产品路标始终保持针对客户需求细化优化的灵活性,以此更好地服务客户。”
对于CIS产业,浅见哲也如此评论:
“总的来看我们和对手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是一家覆盖了产品设计、工艺研发生产制造的全产业链的IDM公司,而且是目前中国唯一的、专注于CIS的12英寸fab。而现阶段中国其他CIS公司尚处在基于第三方代工厂foundry)的工艺来设计产品的状况,两者的差别关键在于是否拥有自己的晶圆厂,是否具备对工艺的完全掌控能力,从而提升产品的性能和品质。”浅见哲也指出,“CIS行业几乎所有的领先者都走了IDM的道路,随着类似手机这样的市场客户群的集中度不断提高,客户对IDM的认可度和依赖度也会越来越强,这正是我们未来获得成功的关键。德淮这样专注于CIS并不断投入的公司一定会是中国半导体未来的中坚力量。”
除此之外,半导体行业,尤其是CIS行业存在相当大的专利壁垒,这也是近年来屡屡困扰中国半导体产业的问题之一。浅见哲也认为,虽然HiDM已经拥有包括安森美、意法半导体、东芝等一系列完备的工艺及技术专利授权储备,但是德淮的战略是开放创新,所以不能满足于现有的专利授权,还必须十分重视所获专利的升级换代和自主知识产权研发。 德淮与许多拥有优秀技术及知识产权的大学和公司都有合作并且与此同时在集团层面成立了专利知识产权委员会和产品委员会,已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成功申请发明专利208项、实用新型专利90项。德淮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只有拥有自己的专利和不断创新才能真正成为伟大的科技公司。
今年春节,或许像浅见哲也和德淮工程师们这样为了事业,在春节期间也放弃了与家人团聚的机会的人还有很多,尤其是中国正处于如火如荼的创业热潮之中,产业竞争激烈,只有争分夺秒才能“抢”出竞争优势。作为中国半导体发展大潮的缩影,此番对德淮半导体的采访让我对中国半导体产业充满了期待,如同改革开放进程中的每一次巨大转型,中国有能力实现高科技梦想并且在全球竞争格局里再上一个台阶!(校对/范蓉)
2.抓紧报名!中荷半导体产业合作论坛马上就要在厦门海沧召开;
作为半导体产业较为发达区域,欧洲尤其荷兰在ASML、NXP、IMEC(比利时)等龙头企业(机构)带动下,构建了较为成熟的半导体产业链,同时也形成了一批技术驱动型的半导体中小企业(包括:装备、材料、汽车电子等)。
为搭建荷兰与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沟通与交流平台,进一步促进中欧半导体产业创新融合,兹定于2018年3月12日在厦门海沧召开“中荷半导体产业合作论坛”,邀请荷兰半导体协会、中国半导体协会、荷兰半导体企业、中国半导体企业和相关投资机构参会。
本次论坛参会荷兰企业及机构超过30家,是了解欧洲特别是荷兰半导体产业的最佳机会,潜在的投资对象、新增的市场机遇,等待您去挖掘。特此诚邀贵司(机构)参会。
主办方:
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荷兰半导体行业协会
承办方:
中国半导体投资联盟,厦门半导体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荷兰协力咨询有限公司
会议议程:
会议报名联系人:宫丹阳
报名邮箱:gongdy@lunion.com.cn
报名电话:15152210119
顺致商祺!
中国半导体投资联盟
2017年2月6日
荷兰半导体产业一览:全球三个具备完整产业链的国家之一
与美国和日本一样,荷兰是世界上唯一的三个国家之一,在其境内拥有完整的半导体产业链。
除了恩智浦,ASML,飞利浦等这些知名跨国公司之外,还有大量的中小企业围绕这产业链,在设计、测试和模拟MEMS、光子以及特定应用领域的半导体元件等领域非常活跃。
全球超过四分之一的半导体设备来自荷兰。例如,最先进的EUV设备是由ASML制造的,ASML为三星、英特尔和台积电等全球主要芯片制造商提供高端设备及解决方案。
此外,荷兰的创新实力一向名列前茅。在不久前公布的世界创新指数排名中,荷兰刚被评为世界最创新国家第四名。荷兰式创新,是一种润物细无声的渗透性创新,从小处着眼,产生大影响力,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人们的生活和思维方式。
关于荷兰半导体协会
荷兰半导体产业协会(BCS NL)是一家全国性的行业组织,由60家公司和3家科研机构组成,涵盖高端IC、MEMS、传感器和无线系统的研究、设计、开发、生产和应用的整个产业链。本协会通过组织成员单位的合作、项目开发和竞争力组合,为成员单位提供更多的成功机会。
本协会的成员涵盖以下领域:IC,MEMS和传感器设计前道开发与生产后道开发与生产封装组装测试系统设计半导体装备。
本协会支持荷兰在知识研究和先进微电子产业生产专项技术开发方面构建开放式基础框架、共享研究和开发资源。
本协会已经启动了“共享EDA”,“先进封装中心”等项目。除此之外,本协会还发起和管理由地方、国家以及欧盟提供资金的共同开发与合作项目。
来华参会荷兰企业及主营业务简介:
1、 APC,主营业务:高端封测  ;
2、 Boschman Technologies,主营业务:高端后道封测 (backend packaging equipment),OEM;
3、 Sempro Technologies,主营业务:用于封测的抽筋打弯设备 (backend trim & form equipment);
4、 BKB Precision,主营业务:高性能塑料生产加工及设计生产半导体关键复杂零部件 (专业生产PEEK - 真空环境的塑料零部件);
5、 Hightech Power Protection,主营业务:Power backup equipment
6、 Trymax,主营业务:光刻胶去除和等离子刻蚀设备;
7、 NTS Group,主营业务:开发、生产和装配应用于高混合、低批量、高复杂性市场(如半导体、分析和数字印刷)的光电系统,机械模块以及元器件等。OEM;
8、 Prodrive,主营业务:用于设备的模组及嵌入式软件 (modules & embedded software for in equipment);
9、 Tempress,主营业务:扩散设备, 产品包括MEM's太阳能 (The expert source in furnace technology);
10、 Litep,主营业务:后道光刻机;
11、 Sencio,主营业务:高端封测(尤其汽车行业);
12、 Jiaco,主营业务:失效分析,核心技术为通过对等离子源的控制,通过高密度的等离子源实现在标准大气压状态(可实现更多的系统集成)实现无F元素的快速刻蚀开封。
13、 Maser Engineering,主营业务:is an independent engineering service company operating in the semiconductor and electronic systems industry.;
14、 Nearfield,主营业为:石墨烯;
15、 Extreme Motion Technologies 唐人制造(宁波)有限公司,主营业务:先进封装装备的研发,制造,销售与服务;
16、 Jiangsu Leuven Instructment Co.,主营业务:主要产品有反应离子刻蚀机、感应耦合等离子体刻蚀机、离子束刻蚀机、平台刻蚀机(磁存储器及磁传感器刻蚀)、气相氢氟酸腐蚀机、气相分解金属沾污收集机台、薄膜材料纳米孔径分析仪等。
17、 Ampleon,主营业务:射频功率半导体 (RF Power);
18、 Philips Innovation Services,主营业务:半导体等IP转移。
3.华为手机AI平台+无人驾驶功能强大:可识别前方障碍物;
为了更好地介绍自家新推出的Kirin 970芯片的人工智能(AI)特长,华为决定配合一辆经过改装的保时捷Panamera自动驾驶汽车来一场演习。简而言之,在与车子完成对接之后,这部手机不仅负责开车,还要兼作车子的眼睛和大脑。本次测试选择了Mate 10 Pro,看它能否正确识别前方物体并采取妥善的避让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团队仅花了五周的时间去开发这套简单的系统。假以时日,智能机上的AI芯片和软件显然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此外,华为已经与百度达成了携手提升人工智能技术的合作,后者对自动驾驶汽车有着浓厚的兴趣。
[编译自:SlashGear]
4.功率半导体:投资推动产业升温;
——2018年电子信息产业热点展望之
1月,华润微宣布将在重庆打造全国最大的功率半导体生产基地;去年年底,士兰微发布公告在厦门建设两条12英寸特色工艺生产线,主要产品为MEMS和功率半导体。两个大型项目将国内功率半导体产业的发展推向高潮。作为半导体产业的一大分支,功率半导体对实现电能的高效产生、传输、转换、存储和控制作用巨大,是实现节能减排、绿色制造的关键。2018年功率半导体市场将如何发展?中国功率半导体产业能否像集成电路产业一样取得高速成长?
应用市场:
汽车、工业双轮驱动
功率半导体可以用来控制电路通断,从而实现电力的整流、逆变、变频等。一般将额定电流超过1安培的半导体器件归类为功率半导体,其阻断电压从几伏到上万伏。常见的功率半导体有金属氧化物半导体场效应管(MOSFET)、绝缘栅双极晶体管芯片(IGBT)、快恢复二极管(FRD)、垂直双扩散金属-氧化物场效应晶体管(VDMOS)、可控硅(SCR)、大功率晶闸管(GTO)等。
从市场角度看,功率半导体从 2016年下半年开始行情回暖,此后需求持续旺盛。根据IHS Markit的数据,2017年包括功率离散元件、功率模组在内的全球整体功率半导体市场销售额达383亿美元,增长率约达7.5%。在接受采访时,英飞凌工业功率控制事业部中国区负责人于代辉表示,继续看好2018年功率半导体市场,特别是中国的功率半导体市场规模迅速增长。
功率半导体广泛应用于汽车、家电、光伏、风电、轨道交通等领域,渗透进了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业界普遍认为,带动功率半导体旺盛需求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下游新能源汽车的高速增长。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2017年前十月新能源汽车产量达51.7万辆,同比增长45.63%,预计全年70万辆销售目标有望完成。 而汽车电子是功率半导体器件最主要的应用领域之一。根据行业研究数据,新能源汽车所用的IGBT约占电动汽车总成本的10%。2016年国务院印发《“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的通知》: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实现当年产销200万辆以上,累计产销超过500万辆。
另一个预计将呈现爆炸性增长的市场是工业物联网。威世半导体亚洲区销售高级副总裁Johnson Koo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版的工业4.0,是中国在建成制造强国三个十年“三步走”战略的第一个十年的行动纲领。工业4.0的实现本身就需要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这些新兴的需求将为半导体公司提供更多市场机会,包括工业传感器、微控制器、电子标签和功率器件等。
新产线:
士兰微、华润相继投资
中国功率半导体市场增长虽然很快,厂商实力与国际巨头相比还有较大差距,不过近年来国内的企业也在积极追赶,并取得了一定成果。赛迪顾问报告指出,目前我国功率器件龙头企业处于加速整合海外优质资源,加速向中高端市场迈进的进程中。因此,预计2018年国内功率半导体产业有望如集成电路产业一样,掀起一轮发展热潮。
2017年年底,士兰微宣布将在厦门市海沧区建设两条12英寸65nm—90nm的特色工艺芯片生产线。根据士兰微的公告,第一条产线总投资70亿元,工艺线宽90nm,达产规模8万片/月;分两期实施,一期总投资50亿元,公司以货币出资3亿,实现月产能4万片。第二条产线初步概算总投资100亿元,工艺线宽为65nm—90nm。这两条产线的主要产品为MEMS、功率器件。而华润微则在2018年1月8日与重庆市经信委、重庆西永微电子产业园区开发有限公司签约,将在重庆设立一座国家级功率半导体研发中心、建设国内最大的功率半导体制造中心,同时完善上下游产业链,形成从原材料制造、IC设计到封装测试的完整产业链条,带动当地集成电路产业基地升级。
更重要的是,经过这些年的培育与发展,国内功率半导体的产业链有了长足的进步。中国电器工业协会电力电子分会秘书长肖向峰表示,近5年来我国电力电子器件产业链在多个方面取得进展,包括电子材料、IGBT用高阻区熔中照单晶、IGBT用平板全压接多台架陶瓷结构件、IGBT专用焊锡、IGBT用氮化铝DBC覆铜板、IGBT用铝碳化硅基板、6英寸碳化硅晶圆及外延、6英寸碳化硅、8英寸SiC衬底的GaN外延、6英寸蓝宝石衬底的GaN外延等。这些领域的发展成熟为未来我国功率半导体产业的成长打下了较为坚实的基础。
新材料:
GaN不让SiC专美于前
半导体产业发展至今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代半导体材料以硅(Si)为代表,第二代半导体材料砷化镓(GaAs)也已经广泛应用,而第三代半导体材料以氮化镓(GaN)和碳化硅(SiC)、氧化锌(ZnO)等宽禁带为代表。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突出优点是在导热率、抗辐射能力、击穿电场、电子饱和速率等方面,因此更适用于高温、高频、抗辐射的场合。
以SiC材料为基础的功率半导体技术上较为成熟,市场在2016年正式形成,市场规模约在2.1亿—2.4亿美元之间。Yole预测,到2021年将上涨至5.5亿美元,复合年均增长率预计将达19%。氮化镓器件则相对滞后一些。
不过,2017年以来功率氮化镓的产品技术也在加快成熟,预计2018年将是功率氮化镓较具成长性的一年。潘大伟告诉记者,英飞凌将推出的一个功率GaN的系列产品,能够提高功率转化的频率,功率的密度非常高,可以达到硅片10到100倍的改善的效果。Yole公司的报告也印证了这一点:2016年全球功率氮化镓有了大约1400万美元的市场。这相对于总规模达到300亿美元的硅功率半导体市场,当然还显得很微不足道。不过,功率氮化镓技术凭借其高性能和高频解决方案适用性,短期内预计将展现出巨大的市场潜力。
在中国功率GaN技术也有较快发展。2017年11月英诺赛科的8英寸硅基氮化镓生产线通线投产,成为国内首条实现量产的8英寸硅基氮化镓生产线。华润微规划建设的化合物半导体项目,判断生产线主要是GaN工艺。该项目将分两期实施,其中一期项目投资20亿元,二期投资30亿元。中国电子报
5.邓中翰:中国芯片如何决胜人工智能时代?
邓中翰,中国工程院院士,“星光中国芯工程”总指挥,中星微电子集团首席科学家。他是我国大规模集成电路芯片系统设计技术及产业化的主要开拓者之一,曾率领中星微电子公司成为我国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核心技术设计企业,彻底结束了中国无“芯”片的历史,并第一次将“中国芯”大规模打入国际市场,这些产品被苹果、三星、索尼、惠普、联想、华为等企业采用,占领了全球计算机图像输入芯片市场60%以上的份额,也使我国集成电路芯片第一次在一个重要领域达到全球领先地位。他被誉为“中国芯之父”。
张媛:谢谢邓院士接受我的采访,其实看到您的个人履历,科学家的背景,出国、创业、全国人大代表,等等,而且你又是体制外的院士,怎么来看待自己的这种身份?您更愿意强调您的科学家身份、企业家身份还是什么?
邓中翰:我是一个创新创业者
邓中翰:我想可能还是作为一个创新创业家吧。慢慢从一个纯粹的科技工作者,转成一个创业家,但是创业家本身又要涉及很多社会的一些改革开放、探索一系列的问题,包括如何将硅谷的机制,像我们海外留学人才怎么能够跟中关村的发展,跟我们国家的创新创业的发展结合,所以当了人大代表,多次参与国家的一些政策和一些改革开放的一些方面的建言献策,等等,所以它也是一个必须要做的事情,也必须做好的一件事情。所以呢,我觉得更多的我是一个创新创业者,能够把这样的一些科学技术和市场商业环境,以及国家政策,和周边的改革开放的这样一种探索结合起来的一个人。
张媛:从早期的理论研究到整个的信息工程、工程师,然后到这样的创业、融资、资本市场,变成一个商业创业者,这一路的过程,你觉得更多的是你选择了这个机遇,还是说你一路学习遇到机遇,机遇选择了你?
用创新技术影响到更多人的生活
邓中翰:我其实还是自己在选择,自己在寻找未来更让我感觉到惊心动魄、更加激动的一个领域,其实很多创业者也都是这样的,他们在追求如何将自己的想法,这些发明创造,能够更大地影响到我们社会、市场和每个人的生活,我觉得这个也是很多科技工作者的一种梦想,所以后来(1998年)我在硅谷就开始创业,做的芯片技术,就是应用于未来的手机上的高清晰度的、分辨率更高的千万级像素的这些CMOS传感器芯片,实际上就是我们讲的感官芯片,后来这个公司被索尼并购,今天索尼是全世界这个领域最大的提供商,百分之百的苹果的手机都用的是索尼的芯片,当然索尼公司从过去面很宽的一个公司,目前实际上它最赚钱的部门就是收购了我这个公司以后的这样一个现在最盈利的部门,我就感觉到,通过我的技术影响到更多人。后来创立中星微电子实际上是在我(1998年)创立PIXIM之后,(1999年)回国以后我就想如何在电脑上,在手机上装上相机以后,可以有视频,有社交媒体里面的照片、视频等等,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想的也比较早,那个时候电脑上的速度、手机速度都还没有办法支撑这样的巨大的传输量的时候,所以我就做了传感器后面那块,图像处理芯片,这个芯片成功打入到包括苹果、索尼、三星,所有的电脑中去,和很多计算机的这些品牌中去,也是中国第一个大规模出口的芯片。
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芯片,其中可能深藏着10多亿个晶体管。作为关键技术,芯片被誉为一个国家的“工业粮草”。但长期以来,由于不掌握核心技术,中国每年花费巨额外汇进口芯片。2016年,全球半导体芯片产值大约3500亿美元,中国进口了2270亿美元,是同期原油进口金额的两倍,芯片也成为进口第一大宗商品。
张媛:说到你做芯片,你希望看到更多的应用改变人们的生活,但是一直以来,我国的芯片是长期依赖进口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问自己能为国家做什么 而不是国家能为你做什么
邓中翰:半导体领域的起步跟国际上基本是同时的,但是可能因为很多历史原因,我们在这方面落后了,所以从1999年10月1号我参加50年国庆观礼的时候,接触了很多中央的领导,他们在接见中反复说到咱们国家经常讲叫做“有脑无芯”,我们生产大量的电脑,但是我们没有自己的芯片。当时参加国庆观礼的时候,我就看着我们国家50年来在工业、农业、国防各个方面取得的成绩非常骄傲,但又觉得就像肯尼迪说的ask what you can,就是你能够为国家做什么,而不是老是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的那样一种感觉,我在观礼台上。所以国家领导对我们留学人员的号召,包括对于我们芯片技术的那种青睐和关注,让我想到应该能够将这样最好最前沿的技术能够带回来。
张媛:热血沸腾。
邓中翰:带到中关村的时候也非常年轻,我就带着一些硅谷的跟我一起创业的伙伴们,在中关村开始创业做芯片。所以当我承担了“星光中国芯工程”之后,我们就致力于能够在电脑中打入中国人自己的芯片,打入中国人自己的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所以就开始创新创业。现在也有很多的企业在致力于芯片的设计和制造,从而能够消减这样的(贸易)赤字,并且填补我们这些领域的空白,目前也有很好的一些成绩。
张媛:所以能不能说现在在芯片应用市场当中,已经摆脱了对于进口的依赖呢?
中国还不能摆脱对芯片进口的依赖
邓中翰:应该说我们还不能够摆脱,目前还应该说我们还严重地依赖国外进口的芯片产品来支撑我们的产业,但是我们在很多领域里面已经取得了突破和部分的突破,还需要更长时间的努力,这些努力可能要结合新一代新的创新的技术等等的,来弯道超车。我们讲知识产权,讲自主知识产权的研发和创新,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不仅仅它技术本身,另外还在产业上,包括我们谈到的像微软跟英特尔的联盟导致它在微机和电脑这个行业里面的这种高度的一种垄断性,很难打破,所以这些东西的打破可能也不是说一天两天能够打破,它形成起来也是经过很长时间。所以在这个方面,我们一方面是要进一步抓住不放,不断地在技术、人才方面进行积累,当然也包括资金、资本市场等等的发展,更多的创业公司群体来提供各种各样的好的产品,来供我们的信息产业开始使用,逐渐取代国外的产品。
通过制定技术标准实现“换道超车”
邓中翰:另外一方面就是在标准上,在产业联盟上,在产业链上,就是非技术因素的成份上去实现一些弯道超车,我们现在,国家,比如像我们在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这个领域里面,就委托我们来做标准和芯片,我们就在这个领域里面,实际上是个无人地带,国外还没开始做,我们抢先进去做,我们就实现了换道超车,但是这样的一些创新,目前还是在某些局部区域的,我们总体上包括在电脑、通讯里面很大成份上还是依赖于国外的芯片。在家电行业里面,有很多自己的产品了,但是真正改变这个状况可能还需要不少年的努力。
张媛:您认为目前国内的这些不足,需要在哪些方面进行追赶呢?
邓中翰:我想第一方面还是在技术的发展上,另外我们过去不是太重视,就是标准。实际上我们讲的英特尔的X86,微软的这些,都是形成了标准化的,所以在我们所从事的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这个领域里面,我们就制定了国家一代的标准,二代的标准。
张媛:关于这个标准,和国际的这个标准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人工智能时代对技术提出哪些新要求?
邓中翰:在公共安全SVAC国家标准(SVAC国家标准是我国公共安全视频监控领域视音频编解码专用技术标准),就是指的视频监控数字视音频编解码,这样的一个国家标准领域里面,国外是没有的,我们是在无人地带,空白,我们率先进行创新。国外这么多年来,大家听说叫CCTV(Closed-circuitTelevision,闭路电视),实际上用的很多是闭路电视,更早的,甚至是模拟的,数字化的这个标准他们借用的是广播通讯,我们叫H.264、H.265,实际上就是互联网下载,但这样的一些标准实际上只适合播放,比如像我们这样一台节目拍摄好了,然后把它压缩完以后发到每个人手机或者电视节目上,为了让大家解码很容易,播放很方便,下载占用的带宽很少,很快。
但是对公共安全的图像采集,它是一个上传、采集和后面的智能处理,它完全是颠倒过来的,所以在这个领域里,其实过去一直没有重视,因为没有大数据,没有人工智能,没有今天我们讲的这些新一代的技术,过去只是把图像也当做录像录下来以后,然后人工去倒带,去看里面的线索,找嫌疑犯,等等,都是这样线性的。所以说我们现在的SVAC国家标准,通过我们自己的芯片,通过我们自己的标准,来实现新一代技术,主要指的是人工智能和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这些技术,能够跟图像的录制、采集、上传和播放,整个结合起来一个新的,这个国际上没有的,所以我们在这个领域里面就实现了一次换道超车,我们完全领先于国外,率先在这个领域里面制定了国家标准,做出了自己的芯片,形成了自己的产业,并且有效能够保障信息安全,我们通过内部的从信源开始的加解密,从第一颗芯片就开始对数据进行加解密。
张媛:你们是实现了换道超车,但是前面您也提到了,这个目前还是局部的,并不是广泛应用的,换道超车的机会多吗?空白点还多吗?
创新带来巨大市场空间
邓中翰:现在是非常多的,那么,大家看到的国内的人脸识别技术,现在讲刷脸等等这些技术,在国外都还没有开始做出来,或者是做的还没有我们好呢,所以我们在这个里面实际上是换了一个道,我们利用新一代的这些技术,包括像深度学习的、人工智能等等,新的领域里面开辟出很多新的算法、新的芯片、新的系统,这些东西通过一个标准,我们称之为公共安全SVAC国家标准,能够有效地将这些数据的格式重新定义,使得它嵌入这样的一些功能模块,可以针对未来的智能化的处理,图像的识别,人脸的识别,还有很多物体、事件的识别和判断等等的,从而形成自动报警的可能性,这样的一种创新是原始的创新,是从最底层的创新,它给上面的其他的很多应用的创新带来巨大的空间,或者说不仅是换了一个空间,是创造了一个新的空间。
张媛:其实它还可以应用到其他的领域当中。
邓中翰:它广泛地可以应用在包括智慧城市、智慧交通、医疗、各种社会管理,还有包括教育各个方面都可以使用,它是图像采集上传的一种基础性的编解码标准,当然它率先要用的是国家的公共安全,因为这个是国家战略需求,这样的标准其实它将来在家庭使用、汽车上使用,社会管理上使用,在学校、医院,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用,不光是在公共安全这样一个领域,比如说刚才讲的脸部识别,车牌照的识别,还有一些行动轨迹等等自动的识别,而不是要靠人工去看。所以这样一些技术本身是很底层的,是一种原始创新。
如今,人工智能正全面走入人类生活,重塑各个行业的面貌,并不断刷新人们的想象力。与此同时,人工智能技术自身的发展也不断迈入新阶段。曾一战成名的人工智能程序AlphaGo在击败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后,却惨败给了师出同门、使用新的强化学习方法的升级版AlphaGo Zero。
芯片创新让机器的性能提升几个量级
张媛:在人工智能的竞争过程当中,芯片扮演了一种什么样的角色?
邓中翰:芯片是这些信息产业的核心,应该说没有这些芯片的发展,我们很多想象的这些功能,都会变成泡沫的。只有底层的东西能够跟得上,我们想象中的很多功能才能够体现出来,我们大家知道一个人下个围棋,尽管输了,但是他不需要消耗很多能耗的,但是AlphaGo它要消耗三吨煤发的电的能耗,才能做到下围棋这样一个工作。从这个例子上就能看到,其实还有很多我们基础的东西还没有开发好,只是今天我们在通过非最高效率情况下的集成创新,能够达到一定任务的,能够解决和完成,但是你像谷歌新推出了一代叫TPU的人工智能的芯片,用在了AlphaMaster和AlphaGoZero里面,它的功耗就极低,而且它的运算效能和比赛的最后结果也直接证明了,在芯片上的创新是跨越式的创新,是真正的原始创新,每一代新的芯片出来直接导致这个机器的功能,正如过去的PC(个人电脑)等等一样,马上就提升几个量级,这一点再次证明正如我们在微机、在手机、在互联网,在通讯领域里面一样,真正决定它的竞争力的是核心的底层的这些技术。
张媛:比方说以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爆发的这轮为例,人们是看到了AlphaGo战胜了人类棋手才开始广泛关注它。
邓中翰:对,但是人工智能应该说已经60多年的一个学术领域了,真正进入到应用一直其实很晚,目前我们说的人工智能的应用还是比较片面的,但是它会导致我们提前关注这个领域,它会帮助我们提前布局这些领域,有利于发展,所以呢,其实高科技产业里面,一代一代下来都有风口,都有泡沫的时候,而往往这些泡沫的时候,它是在催生很多新的技术,或者加速很多技术的广泛应用,让大家所认知,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可能这是高科技发展的一种规律,它需要有一种活力和一种想象力,来把大家的力量,包括钱、人、技术给凝聚起来,有问题是在,我们忽略掉,我们真正要跨越的障碍是什么?这时候就会导致问题,就是我们在这个资金、人才和社会资源,各种资源倾斜的情况下,要把这个东西真正用在克服很多的技术困难,真正把它应用起来。
创业家如何伴随风口共同发展?
张媛:看到这个领域特别火,政策也助力,资金也助力的时候,你怎么和这些泡沫,或者是风口相伴呢?
邓中翰:这个实际上是一个每个创业家都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我呢,作为一个创新创业家,不仅仅是要看这个技术实在的需求,也不仅仅要看这个风口所带来的巨大的这种效应,我还要去操作如何能够将

文章来源:http://laoyaoba.com/ss6/html/75/n-663975.html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隐形帝国“比特大陆” 2017年赚30-40亿美元

下一篇:2017年半导体销售年增21.6% 改写年度新高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