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尔芯闻 > 行业新闻 > 半导体 > 张忠谋谈裸退、谈爱、生死与事业年华

张忠谋谈裸退、谈爱、生死与事业年华

·2018-02-01 00:00·老杳吧
阅读:2343
集微网消息,台积电董事长张忠谋接受《今周刊》专访时说,今年股东会后将退休,而且为了「三赢」会裸退。 他说,这样「对公司好,对接班人好,对我也好」;退休后个人慈善事业「就靠夫人张淑芬」,最近帮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翻修一栋大楼,以他和张淑芬英文名字命名,开启个人公益慈善。

接受专访时张忠谋不谈经营、不谈策略、不谈产业趋势,坐在办公桌前,谈壮年的彷徨,谈爱、生死与事业年华。

他引用丘吉尔的诗,「黄金般的晨潮,黄铜似的午潮,铅般的黄昏,但是,无论它是什么金属,我都尽力擦磨,使每一个金属发出它特有的光芒。 」张忠谋的50岁彷徨就在这里(指着诗句第三句),虽是铅一般的黄昏,但我还是尽力擦磨,使它发出它特有的光芒。

张离开TI时,才52岁,到美国通用待了一年半,他就知道,不要待下去了。 假如没有50岁那个彷徨,会一直(在TI)待到退休,永远都做TI的CEO,但是做CEO没有希望......。 至于创办台积电这30年来都是黄金,晨潮是黄金、午潮是黄金、黄昏也是黄金!

张忠谋表示,这段时间,还是台积电的董事长,仍然每天都在想未来,每天都要规划很多事情,而很多规划都是相当机密的。 外界以慢慢放手来形容,我想,这个是对的。

若说这段时间比较特别的事,就是我会告诉他(接班人),我是怎么做的,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的考虑点是什么,他接不接受在于他,但是我会告诉他,我是怎么做的。 而这样的沟通,不是一对一,是好几个人。

他说,宣布退休前,曾跟几个国外接班人谈过,并说自己交棒时会是裸退,这些接班人的反应都是,「哇! 我如果有像你这样的老板就好了。 」张忠谋说,自己坚持裸退,并不是有树立什么典范的野心,只是因为觉得这样做,对公司好,对接班人好,对他自己也好。 假如名义上,把权力和头衔都给接班人,事实上背后还有个人指指点点,那是很讨厌的事。

我在台积电最后一次法说会,结束前,我告诉大家:「I will miss you! 」其实,Sophie(太太张淑芬)事后也问我,是不是有点sad? 有点感伤? 其实,在这种事情上,我觉得我是比较西方的,西方是每件事情都有它的阶段性,完成了就OK,没有什么恋恋不舍,也不能说完全没有眷恋,至少比东方少很多。

像面对死亡,东方就是哭哭啼啼,不得了了! 但是在西方,(死亡)就是这么一回事,虽不会去鼓励你要很快乐,但也绝对不是很悲伤的事,这就是阶段性嘛! 人生走完,阶段完成了,就bye bye,不必哭哭啼啼! 对死亡都如此了,死亡是时候一到,一切都完了;那退休后还有很多时间,很多事情呀。 那么,我对法说会say goodbye,有什么值得悲伤呢,也许是值得高兴。

张表示,以前根本不知道台积电有志工社,我跟Sophie(张忠谋夫人夫人张淑芬)每天要通3次电话,她被选为志工社长后,我不想知道都难,呵呵! 台积电之前也常捐钱,一次,她问我,知不知道捐款都用到哪里去了。

事实上,921地震,很多企业都捐钱,但最后发现捐款没用多少。 另一方面,企业常觉得,好像捐了钱就没事了,就没责任了。 当Sophie说,志工可以做点事情,这对我们来说,是跨出一大步。

至于我个人的慈善事业,就靠她了,呵呵。 如果要说我个人做公益慈善,前些时候,我帮MIT(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系翻修一栋大楼,你们知道MIT经济系的地位吗? 诺贝尔从有经济学奖40多年来,MIT就出了27个经济奖得主,包括现在的3名教授,而那栋楼,现在以我跟Sophie的名字命名。





















文章来源:http://laoyaoba.com/ss6/html/98/n-661798.html

分享到:
微信 新浪微博 QQ空间 LinkedIn

上一篇:中国晶圆厂寻求协同制造模式

下一篇:有人要收购台积电怎办?张忠谋回答令人惊讶

打开摩尔直播,更多新闻内容
半导体大咖直播分享高清观看
立即下载